应龙佐治水,诚信得神佑

  且说文命入朝白帝,报告兖州、青州水患已平,帝尧竭力嘉慰。因问以后当治何地,文命对说,打算治徐州,及豫州的大部。帝尧道:“数十年前,朕南巡走过长淮,见那泛滥之害甚大。现今更不知道糟到如何?汝此番去治,愿汝早日成功!”文命稽首受命,朝罢趋山。

  次日黎明,东海神阿明已来谒见文命,说道:“沿海千里,已布置好了。”文命看他已换了戎装,金甲耀眼,手执双鞭,威风凛凛,便问道:“尊神亦参加战争吗?”阿明道:“某自问力不敌两妖,只能在后方遥为声势而已。”

【原文】

  帝尧看见他行步甚为蹇滞,便又叫他转来,问道:“汝患足疾吗?”文命道:“是。”帝尧道:“何以患足疾?”文命道:“臣连年治水,奔走的时候多,有时勉强而行,筋络遂受损伤,所以走起来,两只脚不能相过。亦曾请医生医治,不能求速效,臣亦不能久待,只好随它去吧。”

  那时,黄魔、大翳两个上来禀见文命,说道就去擒妖。文命答应,叫他们小心。两人各执军械,欣然腾空而去。阿明亦腾空而起,以手遥指道:“那边有一点如螺的小山边,就是他们的窟穴。”黄魔一看果然,使向大翳说道:“我们去吧。”

  (坎下艮上)蒙(1):亨。匪我求童蒙(2),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3)。利贞。

  帝尧及太尉舜等听了,都太息道:“太辛苦了!”仔细一看,文命的面色亦觉憔悴,神气苍老。帝尧又问道:“汝今年已到三十岁吗,曾娶过亲吗?”文命对道:“臣今年尚未到三十岁,亦未曾娶过亲。”帝尧道:“三十而娶亲,是男子极迟的限度。汝虽则未到三十岁,但亦应该娶亲了。宗桃嗣续,关系非浅,以从速娶妻为是!”文命连声答应道:“是。”

  两个乘风如飞而去。这里阿明仍旧落下平地,指挥他的部下拦阻海水。文命问庚辰道:“我们可向山顶观战吗?”庚辰道:“海水既有海神拦阻,不来侵袭,可以去看。”于是文命带了众人,齐上山来,庚辰在后,持戟相随。到得山上一看,只见狂风大作,海水翻腾,声如万马。但是万丈洪波一到山边,即陡然而落。这全是海神帮助的原故。

  初六:发蒙,利用刑人(4),用说桎梏(5)。以往(6),吝。

  退朝之后,文命又来见太尉舜。说起伯夷与夔两人之才德,请舜荐之于帝尧。太尉舜道:“崇伯所赏识的人当然不错,我明日就保奏吧。”两人又谈了一会公事,文命就要动身,舜道:“且慢,刚才天子劝你娶妻,这话极不错。你以年纪论,真个应该娶了!”文命道:“某非不想到。不过水患未平,哪有工夫顾及家事!且等几年再说。”舜道:“不是如此。治水固然要紧,娶妻亦属重要。况且你孑然一身,无兄无弟,尤其应该早点娶妻生子,上慰先灵。不能以治水为推托,况且娶妻不过一个月半月之事。娶妻之后,即可以去治水,于工作并无妨害,何必固执呢!”文命听了,亦无话可说,只得答应道:“是。”凑巧羲叔跑来,看见文命,就说道:“刚才天子劝崇伯娶亲,我到有好几家才德兼备的女子认识,我和你执柯吧。”说着,历举了几家出来,文命听了,无所可否。太尉舜知道文命都不愿意,就说道:“且再谈吧!”

  大众注目向海中四望,正不知道在何处战争。庚辰向文命启道:“容某去看看来。”文命许可,庚辰即腾身而起,远远望见东南方有杀气,料想必在那里厮杀。正要想上前救助,忽见一个血红的物件从波中直窜到山上来。庚辰心思,料想不是善类,急忙落下。哪知在一刹那之间,大众已是惊乱之极。原来窜上山来的是一个怪物,青面,红身,赤发,远望如炽炭一大段。窜上山后,凑巧一个工人站在前面,那怪物两手将工人捉住,送往嘴边,张开它如盆的大口,便动他如锯的利牙,喳喳就咬就吃。众人惊得呆了,要逃的也不能逃。

  九二:包蒙(7),吉。纳妇(8),吉。子克家(9)。

  当下文命辞了太尉出都。大章、竖亥两个是鲧的旧臣,本来极盼望文命早成家室。看到文命如此辛勤劳瘁,常常心中担忧。不过文命事忙,无机会可说。如今听见天子、太尉都敦劝,又有大臣作伐,怕文命不愿,不觉同来谏劝崇伯娶亲。文命叹道:“我年已长,深恐时候太迟,失其制度,岂有不愿娶妻之理?不过我现在,一则无暇,二则没有遇到可以和我匹配之人,所以只好延迟了。”大章道:“小人听说,羲叔举了好几个,都是富贵之家才德双全的女子,何不拣选一个呢?”文命听了,笑道:“我的娶妻,不愿于寻常女子中去寻,我亦不愿寻常的人来替我做媒。以我历来所经过的事迹推测起来,我如果娶妻,必有一种奇异的征应呢。”大章等见文命如此说,不便再言。

  横革、真窥叫声“不好!”叫国哀等保护文命,自己就拿兵器来御怪物。怪物正吃得高兴,看见横革等跑来,毫不在意,“吱”的一声怪听,又尖又厉。横革等不觉失措,止住了脚。

  六三:勿用取女(10),见金夫(11),不有躬(12)。无攸利。

  文命出都之后,逾过王屋山,由河人济,一直到陶邱附近,与大队会全,就商量去治淮水。可是过了沛泽,弥漫一片的都是水,南与江海相通,而且惊涛浊浪,不住的掀颠,舟楫亦难通行。正在踌躇之际,只见远边有一个白色的动物,蠕蠕的向北方而来。愈行愈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九尾的白狐。众人无不诧异,只见那白狐走到文命面前,忽然人立起来,将两只前足向文命一拱,口中发出人言道:“崇伯请了!”

  凑巧庚辰从空中落下,持戟向怪物刺去。怪物出于不意,丢去了吃的尸体,就地一滚,窜向山下而逃。庚辰赶去,已遁入海中。

  六四:困蒙(13)。吝。

  文命看了奇怪,大喝一声道:“你是什么妖怪?来此何事?”那九尾狐道:“我家在南方涂山旁边一个涂山国。那涂山国的国君,就是我的苗裔。那国君的两个女公子美丽非常,才德兼备,要想嫁给崇伯。这是天缘,不可错过。”文命大怒道:“你是个畜类,涂山国君是你的一族、当然也是个畜类,难说我来和畜类为偶吗?”

  忽见黄魔、大翳两人倒拖了兵器,气吁吁跑来。庚辰忙问道:“怎样?”大翳道:“好厉害,失败了!”

  六五:童蒙(14)。吉。

  那九尾狐听了,呵呵大笑道:“崇伯,你说我不是人类,这句话未免大轻率了!崇伯,你想想看,你自从得了云华大人传授之后,所见过的神仙有多少,是不是一定是个人身?那形状怪异,如海神禺虢,风神飞廉之类,是否都是畜生,不是神仙吗?西王母蓬头戴胜,豹尾虎齿,莫非也是畜生吗?你再自己想想看,你的真神如果出现起来,还是人形呢?还是兽形呢?”这两句话一问,众人听了都莫名其妙。只有文命自己恰恰刺在心窝里,哑口无言,做声不得。

  庚辰道:“是什么妖魔?”黄魔道:“怪不可言,有八个头、八只脚、十条长尾,老虎的身子、人的面孔,这是什么东西呢?”庚辰道:“不过是个兽类,怕它做甚?”大翳道:“起先还有一个青面、红身、赤发的东西,不知是鬼是妖,被我们两个一阵打,窜向水中去了。后来的这一个真是厉害!它的四只前脚、十条长尾,对付我们的军器,真是绰有余裕。”庚辰听到此,大骇道:“原来他们是分兵诱敌之计!幸亏我刚才眼快,还未离开,否则糟了。”说罢,便将那红身赤发的妖物上来吃人之事,述了一遍。黄魔道:“我们七个弟兄,不应该离开的。现在崇伯将我们分在三起,岂不少了帮手吗?我和崇伯去说,叫了他们四人来,共除妖物,何如?”大翳、庚辰均以为然。就同来见文命,说明妖魔难制,要叫繇余等来帮忙,文命答应。黄魔、大翳就分头凌空而去。文命等亦下山休息。

  上九:击蒙(15)。不利为寇(16),利御寇。

  九尾狐又接着说道:“这个叫做半斤八两,天然的对偶,有什么亏负你吗?况且现在我用这个九尾白狐的形状来见你,因为你前日有一句话,说你的娶妻必定有奇异征应,所以我才给你个奇异征应,亦是来预先报告你一个祥瑞。你是聪明人,难道这个理由都想不到吗?你要我是个人身,这又何难?”说着,将身一摇,转眼之间便化成一个白须老者,仙风道骨,气概不凡。拱拱手向文命道:“这次我是个人了。我的苗裔,亦当然是个人了。这头姻事,到底要不要?”文命至此,才知道他是个大仙,慌忙还礼道歉。又想想他的所谓祥瑞,白色就是我的衣服,九尾就是王者之证,莫非我将来有帝王的希望吗?

  忽然之间,狂风大作,黑云布天。庚辰大叫:“不好,妖魔来了!”也不及顾文命,便腾空而起。果见那八头八脚的妖物当先,后面跟着赤发红身的妖物,连接而来。正在抓捉那些散在山上的工人,张口便嚼。庚辰一想:“这次糟了!我一人如何制服得两个怪物呢?”说时迟,那时快,那八头八脚的妖物看见庚辰腾起空中,亦抛掉所吃的人,腾空来扑。庚辰忙用大戟抵挡,舍死忘生,在空中苦斗。

  【注释】

  但是涂山氏的女儿究竟好不好,未曾打听过,哪里就好答应呢?正在踌躇,那九尾狐已知道文命的意思,就解释道:“这是天缘,不必迟疑了。涂山那边,近几百年来,有一个歌谣,人人所唱的,叫作:‘绥绥白狐,九尾庞庞。我家嘉夷,来宾为王。成家成室,我造彼昌。天人之际,于兹则行。’照这歌词看起来,岂不不是应在崇伯,岂不是明明白白的说是天缘吗?好了,不必迟疑了!”

  那下面赤发红身的妖物却得其所哉,逢人便咬,便吃。大众正在无路可钻,幸喜得东海神阿明赶来,用双鞭打去。那妖物亦用铁棍相迎,两个又战在一处。过了片时,只听见空中大叫:“庚辰努力!我们来了。”原来繇余等到了,那妖物见有了救兵,掉转身躯,径回东海而去。那下面赤发红身的妖物,亦舍了阿明,窜向海中。七员天将暂不追赶,来看文命。幸喜大众无恙,只有工役死伤数十人。文命闷闷不乐,庚辰劝道:“崇伯勿忧!某等来朝定擒此两妖。”

  (1)蒙是本卦标题。蒙的意思是高地上草木丛生。由于“蒙”字在本卦中多次出现,所以用它来作标题。全卦内容主要讲开荒垦植,也涉及到了家庭婚事等。(2)我:占筮的人。童蒙:蒙昧愚蠢的人,指求筮的人。(3)渎:不恭敬,这里指亵读占筮。(4)发蒙:垦荒时割草伐木。刑人:受过刑的人,指奴隶。(5)说:等于“脱”。(6)以:等于“如”,如果。(7)包蒙:捆扎割下的荒草。(8)纳妇:迎娶妻子。(9)克家:建立家庭。(10)取女:抢夺女子成婚。(11)金夫:武夫,拿着武器的男人。(12)不有躬:丧失生命。(13)困蒙:捆扎荒草。(14)童蒙:童用作“撞击”的撞。童蒙的意思是砍伐树木。(15)击蒙:砍伐树木。(16)寇:强盗,侵略者。

  文命听了,还不能就答应。苍舒在旁代文命说道:“崇伯此时因治水事忙,无暇顾到婚姻私事。且待将来行到涂山的时候再议吧。”九尾狐道:“这种地理我亦有点知道。治它种水,应该从下流治起;治这条淮水,却必须从上流治起。我要崇伯答应这件亲事一半固然为天缘,一半也是为治水的便利起见呢。”文命听到这句话,不免问道:“为什么淮水不能从下流治起呢?”

  到得次日,七员天将,只留着童律、乌木田保护文命等,其余都向朝阳谷迸发。迎面见两妖物亦腾空而来。黄魔性急,就是一锤打去。

  【译文】

  九尾狐道:“我们涂山氏之国本在淮水旁边。洪水未起之先,淮水早先为患。可见了洪水之患,是天然的,普通的;淮水之患,是人为的?特别的。天然的,普通的,可以用普通的法则去治它;人为的,特别的,非先将它为患的根本决了不可。

  那虎身怪物将长尾一迎,连接第二条长尾就打过来,红身怪物亦来助战。众人哪敢怠慢,庚辰的戟,繇余的剑,狂章的锏,大翳的刀,四面齐包围拢来。红身妖物不耐战,三合之后,就被击落水中。那虎身怪物却全无惧色,任五员天将四面围攻。

  蒙卦:亨通。不是我请教蒙昧愚蠢的人,而是蒙昧愚蠢的人请教我。把第一次占筵的结果告诉了他,他却不恭敬地再三占筮;对不恭敬的占筮,神灵不会告知。吉祥的占卜。

  这淮水为患的根本,在上流,所以只能从上流治起。”文命忙问道:“所谓人为的?究竟是什么人呢?”九尾狐道:“不是人,是个妖物。然而亦仿佛是个人。”文命道:“是什么妖物呢?”九尾狐道:“这个我现在还不能说。”文命道:“何以不能说?”九尾狐道:“当初这妖物为患的时候,我早知道。

  他有八张脸,十六只眼睛,面面看得见。四只前爪,十条长尾,处处顾得到。而且刀斩不进,锏打不受,足足相持一个时辰。

  初六:最好利用有罪的奴隶去伐木开荒,因此解开他们身上的枷锁。如果外出,不吉利。

  但是因为力量不及它,只好将国都迁让到南方去以避其害。现在我若说出来,它一定知道,必来和我们寻仇。那时无人救援,无人抵御,涂山之民无噍类矣!”文命道:“我答应了这件亲事之后,怎样呢?”九尾狐道:“亲事之后,我还要要求你到那边去就亲。你既在那边,自然能够救援我们,抵御妖物,我就可以相告了。”文命踌躇了一回,说道:“那么我就答应。

  庚辰大怒,由空中再腾身而起,直上云霄,再提起大戟,向怪物顶心直刺下来。怪物出其不意,八张大口齐吼一声,倏向海中遁去。五员天将,遍觅不得,只能转身。哪知童律正迎上来,说道:“红身妖物又乘虚来袭,幸而给我们打退,钻入水中去了。”众人才知道他们又是分兵之法。

  九二:捆扎割下的荒草,吉利。正式礼聘迎娶妻子,吉利。男女一起建立家庭。

  但是婚姻大事,媒妁不可不请,六礼不可不备。我虽没有父母,亦须告过祖庙,才可议卜日期。草率成礼,是不可能的。”九尾狐道:“这个自然。只要你答应了,一切自可慢慢的商议。

  到了次日,五员天将再到朝阳谷宣战。哪知妖物潜藏不出,一连三日都是如此。大家商议,无法可施。忽闻香气扑鼻,空中似有音乐之声。大家抬头一看,只见一座香车从东方冉冉而来。旁边无数侍女,各执翠葆、乐器、香炉,簇拥着,徐徐下降。庚辰等认得是王母第四女,名林,字容真,道号南极紫玄夫人。慌忙告诉文命,又上前迎接。

  六三:不要抢夺女子成婚,碰上拿着武器的人,会丧失性命。这样做没有什么好处。

  照例,男女姻事必须男家向女家提出求亲。我现在只好算一个串媒,请你告过庙之后,就请正式媒人来求亲吧。不过路途遥阻,往返不便。最好到那时,你与媒的一同前来较为省事。”

  那时夫人香车已停,文命上前躬身行礼。夫人亦下车答礼。

  六四:捆扎荒草。有危险。

  文命答应了。九尾狐大喜,便拱手道:“如此甚好!我在涂山拱候。再会,再会!”说罢,化一道白光向南而去。

  文命细看那夫人,年轻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形貌端正。便说道:“有劳夫人下降!想是为那妖物之事。”夫人道:“是呀。

  六五:砍伐树木。吉利。

  叔献向文命道:“这个是否妖狐,崇伯何以就答应他?”

  舍妹瑶姬,前来东海,曾以此事托我。现在知道这两个妖物难制,所以特来奉访。”文命大喜,就请夫人到船中小坐。夫人道:“不必,我就是要去的。我不是来捉妖怪,我不过介绍一个人罢了。”文命忙问是那一位,夫人道:“当初黄帝轩辕氏的儿子很多,有一个儿子叫禺虢,是嫫母所生。嫫母之丑,闻于天下。崇伯想亦知道!禺虢的儿子,名叫禺强,他们父子两个,死后都做海神。禹强是北海之神,专管北海的事务。从前渤海东面,不知道有几千万里,有一个大壑,名叫无底之谷。

  上九:割草伐木。充当强盗不利,抵御强盗有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