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

  虽则她的傲气从不肯认服;

  她怨,说天时太冷;

  这年头活著不易!这年头活著不易!

  意思相像,就这签名不一样!」——

  「不久就冻冰,」他说。

  果然这桂子林也不能给我点子欢喜:

  我已经靠在发电处的窗前;

  春风也不知去向。

  弄得这稀糟,今年的早桂就算完了。」

  咳何止,这炉火更旺似从前!

  二

  西湖,九月

  「呒!是吗?噢,可不是,我真是昏!

  一

  我停步,问一个村姑今年

  或许不便,但也不妨占一点

  像春风吹著春花。

  这几天连绵的雨,外加风,

  她这「我求你」也就够可怜!

  风不回话:他给!

  那村姑先对著我身上细细的端详;

  给我一个快电,单说你平安,

  他俩初起的日子,

  看著凄惨,唉,无妄的灾!

  扯来她忘不了的还是我——我,

  花对风说「我要,」

  这里就是有名的满家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