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战祸,君子坦荡荡

  他亦曾在帝都之中预备房屋,屡次请求迎养,但是瞽叟始终不愿意。有时瞽叟愿意了,他的后母和弟象亦不愿意,竭力阻止。

  九四:敌人突然袭击,见房就烧,见人就杀,使这里变成一片废墟。

  初九:行为清正纯洁,如此下去,没有灾祸。

  第一条是分别等级。就现时所有之国,考察它的实力,分为五等:第一等公,第二等是侯,第三等是伯,第四等是于是男,第五等是附庸。实力的标准,大概以土地之大小为断。最大百里,次七十里,再次五十里,或以下。

  六五:出涕沱若(9),威嗟若(10)。吉。

  【读解】

  正在刻石时,忽见一只皂鹤横空而过,顶红如丹,毛羽纯黑,但是射着斜阳之处,又复金光灿然。大家都叹异道:“这真是仙鹤了。”繇余道:“此地是广成子修道之地,此鹤也是广成子所养。我们跟着夫人常看见他骑了这鹤而来,所以我们都认识的。”聵□道:“鹤色纯白,现在他是皂鹤,颇觉少见。”伯益道:“某闻鹤的颜色只有黑白二种,而无青黄二色。因为鹤这种禽类,是因金气、依火精以自养,木土之气不表于外的原故。金之数九,火之数七,所以它七年一小变,十六年大变,一百六十年而变止,一千六百年而形体定。饮而不食,与凤凰同群。这仙鹤恐怕总在千年以上了。”文命道:“广成子是仙人,他所养的鹤可以供坐骑,恐怕不止一千年呢!”众人谈谈说说,石已刻好。大众看了一遍,随即下山,向东南而行。

  这里描述的是一场自卫反击战,从保持警惕,敌人突然袭击,到国王率众反击,大获全胜。天象显然是战争中的重要因素,吉、凶征兆交替出现,似乎是天意的显现,结果也应验了预兆。其次是战争的残酷。发动突然袭击的敌人是强悍的,并且毫不留情地烧光、杀光、抢光;罹难的民众虽然难以抵挡强敌,却也演出了一出悲壮的场面,齐声高叫,泪如雨下,忧心叹息;再次是国王的英明勇敢,消灭了敌国,铲除了心腹之患。

  六三:眇(6)能视,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为于大君(7)。

  第三条是画一器具,九州之大,虽分万国,而人民交通往来,处处都有接触关系。假使各自为政起来,种种都发生不便,那么就不算统一了。所以太尉舜所注意的,就是度量衡三种一定要使它齐一。怎样使它齐一呢?我国是农业国,万事离不了农业,同一度量衡的方法,就是以五谷中之黍为标准。因为黍的颗粒最为均齐,并无长短大小轻重。拿一颗黍竖起来定长短,一黍之长就是一分,十分为寸,十寸为尺,十尺为丈,十丈为引,这就是度的标准了。再拿黍来定多少,一千二百黍为一龠,两龠为合,就是二千四百黍,十合为升,十升为斗,十斗为斛。

  初九:听到错杂的脚步声,马上警惕戒备,没有灾祸。

  六三:眼睛不好却能看,跛了脚却能走路。踩到老虎尾巴,老虎咬人,征兆凶险。军人掌握政权成为国君,也是凶兆。

  然而舜的待象亲爱之至,情谊优隆,赠遗稠叠。象与其母亲到此刻亦渐渐良心发现,回想前事,自己惭愧懊悔了。所以在瞽叟面前,不再加以谗毁之言。那瞽叟对于舜本来并非绝对厌恶,不过以耳为目。如今耳中既然不听到语言,又知道舜摄天子位,如此显荣,平日一切的奉献礼貌又如此孝敬,他的心中早没有从前待舜的那种心思了。所以这几年来,舜的家庭环境融洽得多,与前大不相同。

  六二:黄离④,元吉。

  六三:眇(6)能视,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为于大君(7)。

  帝尧便问道:“这鸟不知何名?声音甚为悦耳。”众人都不认识,大司农细认了一回,说道:“这鸟虽五色俱备,而青色独多,形状又和雉翟相似,不要就是青鸜吧!臣从前在昆仑山见过,据西王母说,此鸟到世间一鸣,则天下太平。所集的地方必有圣人出焉。如今洪水既平,天下从此又安,所以青鸜翔鸣川济,栖息山岳,亦未可知。”帝尧听了,点头不语。

  ①离是本卦的标题。离的意思是“罹”,即遭遇灾祸。全卦内容主要讲战祸,标题与内容有关。②履:步履,这里指脚步声。错然:杂乱的样子。③敬;用作“儆”,意思是警戒。④离:这里用作“螭”,意思是龙,指天上像龙形的云、虹,即霓。黄离就是黄霓。⑤昃(ze):太阳偏西。(6)缶:陶制的乐器。(7)大耊(die):老头儿。七十岁叫耊.(8)弃:使……变成废墟。(9)涕:眼泪。沦若:泪如雨下的样子。(10)戚:忧伤。嗟:叹息。(11)有嘉:周代的小国嘉。折首;意思是斩首。(12)匪:用作“彼”。丑:众,这里指敌方。①离是本卦的标题。离的意思是“罹”,即遭遇灾祸。全卦内容主要讲战祸,标题与内容有关。②履:步履,这里指脚步声。错然:杂乱的样子。③敬;用作“儆”,意思是警戒。④离:这里用作“螭”,意思是龙,指天上像龙形的云、虹,即霓。黄离就是黄霓。⑤昃(ze):太阳偏西。(6)缶:陶制的乐器。(7)大耊(die):老头儿。七十岁叫耊。(8)弃:使……变成废墟。(9)涕:眼泪。沦若:泪如雨下的样子。(10)戚:忧伤。嗟:叹息。(11)有嘉:周代的小国嘉。折首;意思是斩首。(12)匪:用作“彼”。丑:众,这里指敌方。

  九五:夬履(9),贞厉。

  太尉舜特别制定了使各国遵行。这亦是齐一百姓心思的一法。

  一场残酷的战斗似平显得那么简单:没有挖空心思的谋略,没有复杂的战略战术,也没有相持不下的反复争夺。但是,那浓厚的血腥味却是透过了纸背久久不散,“三光”的情景如在目前。原始的战术凭借的是体力的强悍,而不是复杂的计谋和精良的武器,还有古人笃信的上天的意向。

  (履卦):踩到老虎尾巴,老虎不咬人。吉利亨通。

  后来忽有一人想到道:“不要是前途危险,神明显灵默示,叫我们不要前进吧?”大家一想有理,于是重复祷告道:“假使神明指示,叫我们不要前进,那么我们回到三危山去,神明可以饶恕了!”哪知道话一说,绳索果然放松,渐渐收去。众人大喜,忙扶三苗起来,说道:“神明保佑,前途有凶险,叫主公不要前进,真是小主公的盛德洪福呢。”三苗那时虽然免了绳索之厄,但是狼狈不堪,一语不发。

  【读解】

  这一卦以梦中所见踩到老虎尾巴的景象,来占问平时所作所为的吉凶兆头,探问神的意旨,这就是所谓“梦占”。古人迷信,认为梦中所见所思,与日常的言谈举止有着某种必然的、神秘的内在联系,是神的意志的显现。因此,梦占便成了占筮的重要内容之一。

  信者,伸也,身也。像人身伸直之形,四面没有棱,是望他慎行保身之意。其长七寸,是颁给次国侯爵的。第三种叫躬圭。

  九四:突如其来如,焚如,死如,弃如(8)。

  九二:履道坦坦(4),幽人(5)贞吉。

  再拿黍来定轻重,十黍为櫐,百櫐为铢,二十四铢为两,十六两为斤,三十斤为钧,四钧为石,这就是量与衡的标准了。但是还有乐器的律亦是要齐一的。因为乐器与民风之正变,国俗之盛衰,古人认为有非常关系的。所以太尉舜于度量衡三项未齐一之先,先要使各国同一乐律。乐分有六阳六阴:黄钟,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六个是阳;大吕,林钟,南吕,应钟,仲吕,夹钟六个是阴。都是用竹做成,共总十二根。都是径三分有奇,其中空,围九分。以黄钟为最长,凡九寸,大吕八寸三分七厘六毫,太簇八寸,夹钟七寸八分三厘七毫三丝,姑洗七寸一分,仲吕六寸五分八厘三毫四丝六忽,蕤宾六寸二分八厘,林钟六寸,夷则五寸五分五厘一毫,南吕五寸三分,无射四寸八分八厘四毫八丝,应钟四寸六分六厘。这种长短的度数,于声音的高下清浊极有关系。稍稍差一丝一忽,都是不可。黄钟最长,他的管中恰恰容受一千二百粒黍,以量而言,刚刚一龠;以衡而言,刚刚十二铢,九寸之长,九十分起来,刚刚一分。所以黄钟之宫齐一了,就可以做齐一度量衡的标准。

  九三:日昃之离⑤,不鼓缶而歌(6),则大耊之嗟(7)。凶。

  九四:履虎尾,愬愬(8)。终吉。

  一日,正在一处住宿,黄昏人静,大家筹划进行路程,忽然三苗扪着脚大叫起来。众人忙取火一照,原来有一根绳索从地下出来,将三苗两脚缚住,紧紧的向下面拖去,仿佛地中有人似的。众人大惊,急得手足无措,有的说是触犯山神了,有的说是冲犯地煞了。那祷祀迷信本来是三苗人的长技,于是大家纷纷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许愿。有的说从丰祭祀的,有的说庄严立庙的。闹了半夜,毫无效验。那根绳索愈拖愈紧,既不能将三苗拖进地中去,几乎把三苗两只脚切断。那三苗痛不可忍,杀猪一般大喊,然而终究以为是鬼神作用,竟不敢用刀来割。这亦可见苗民迷信之深,作法自葬了。

  六五:泪如雨下,忧伤叹息。吉利。

  九四:履虎尾,愬愬(8)。终吉。

  其长亦是七寸,上面削斜如半弓,命名之意与信圭同,是颁给又次国伯爵的。还有两种是圆形,其名叫璧,中有圆孔,皆径五寸,上面刻有谷与蒲两种花纹,刻谷的就叫谷璧,是颁发给小国子爵的。刻蒲的就叫蒲璧,是颁发给小国男爵的。用谷用蒲的意思:谷所以养人,用蒲做席可以安人,都是取其有益于人的意思。子男等国地方不过五十里,尚不能成国,所以不颁给它圭,而仅仅班给一种璧。至于附庸,地方更小,尤其不能颁给了。

  九三:黄昏时天空出现虹霓,人们齐声高叫,没有唱歌时的乐器伴奏,老人们悲哀叹息。这是凶兆。

  【注释】

  这里就在三苗别墅中搜查,将他积聚的货物分配贫民,或为收养穷独之用。过了一日,繇余转来,奉帝尧旨批准,将三苗就地正法。于是文命就命兵士将三苗牵到他别墅之前,一刀结果了残生。可怜三苗听从狐功之策,占据南方,用了许多贼民、愚民、虐民的方法。多少年之中,非不尊荣富贵,志快意满,然而结局不免如此!这亦可为后世不以仁义道德治民、而专以残酷剥削狂妄悖谬治民的人做一个炯戒了!闲话不提。

  离卦:吉利的卜问,亨通。饲养母牛,吉利。

  九二:履道坦坦(4),幽人(5)贞吉。

  到了天明,才听众人之议,决计回转。然而心中究竟放不下,再差几个人前去探听,一面缓缓而行。哪知道过了两日,探听的人已转身迎上来,报道:“不好,不好!崇伯大队已到三危山相近,正在各处搜索呢。”三苗一听,魂不附体,也顾不得鬼神的作祟,急忙吩咐众人再向西南逃去。

  六二:天空中出现黄霓,是大吉大利的征兆。

  今天我们对梦的了解远比古人深入得多,虽然还没有达到了若指掌的地步,但已拨开了蒙在梦境之上的不少迷雾、不过,透过神秘之雾,我们发现古人关注的焦点集中在如何做人、如何使自己的行为合符仪轨之上。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由梦联系到行为规范,可见古人对为人处世的重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