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及赏析,步出夏门行

这里是黑格林心脏地带的地牢通道。头顶上的冥火闪着冷光,伊拉龙端坐于地上,腿上横放着山楂棒。
他嘴里重复着一个古语短语,声音在石壁间不停回响。他所说的并非咒语,而是向另一个蛇人发出的一段信息,大意是:“来啊,你这个人肉食者,让我们来结束这场战斗。你受伤了,我也精疲力竭。你的同伙死了,我现在也是孤身一人。我们算是棋逢对手,旗鼓相当。我保证不会对你使用魔法,也不会像先前那样使用咒语来伤你或困住你。来啊,你这个人肉食者,来结束我们之间的这场战斗……”
这些话他不知说了多久:在这个色彩诡异的通道里,时间仿佛停滞了,永恒不变的只有他不断重复的言语,其中具体的语序和语义本身并不重要。再过了一会儿,他喧嚣的思维终于平静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怪异的宁静。
他嘴张着,却停止了言语。接着,他合上嘴,时刻保持着警惕。
蛇人在他前面三十英尺开外出现,破烂斗篷的褶缝上淌着血。“我的主人并不想让我杀你。”它发出咝咝声。
“这个现在对你没有意义了。”
“不,如果我败在你的棒下,就让加巴多里克斯随心所欲地处置你,他的心肠要比你好。”
伊拉龙大笑:“心肠?我才是人们的捍卫者,而非他。”
“你这个傻小子,”蛇人微微抬起头,越过他,看着通道里另一个蛇人的尸首,“它是我的伴侣。跟我们第一次相遇相比,你厉害多了,鬼魂杀手。”
“要不早就没命了。” “鬼魂杀手,愿意跟我讲个条件吗?” “什么条件?”
“鬼魂杀手,我是蛇人族的最后一个。我们是非常古老的一族,因此,我不愿蛇人族就此毁灭,不为人知。可否通过歌曲的传唱以及历史的记载,让你们人类牢记我们所唤起的恐怖?……我们就代表恐怖!”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蛇人将喙状的嘴塞进狭窄的胸膛,嘎嘎吱吱叫了好一阵。“因为,”它说,“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对,一个秘密。”
“那就说吧。” “你先答应我,不然给你耍了。”
“不,你先说,我再决定是否同意。”
至少过了一分钟,他们谁都不言语。伊拉龙全身肌肉紧绷,时刻防备蛇人的突袭。蛇人又尖叫了一阵,开口说道:“他差点就发现那个名字了。”
“谁?” “加巴多里克斯。” “什么名字?”
蛇人失望地咝咝喊道:“我不能告诉你。那个名字!那个真名!”
“除了这个,你还得另告诉我些东西。” “不行!” “那就没什么条件可讲了。”
“该死的骑士!我诅咒你!咒你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找不到栖身之所或洞穴,永远找不到片刻的安宁。咒你离开阿拉加西亚,一去永不返!”
彻骨的惧意袭来,伊拉龙感到脖子隐隐作痛。他的脑海再次回响起草药师安吉拉的话,看到她铺开龙骨,给自己算命,并且说出一模一样的命运。
蛇人将斗篷向后一甩,一股血幕随之起落,露出手中已搭上箭的弩,抬手朝伊拉龙胸膛就是一箭。
伊拉龙举棒将箭弹开。
这一回合仿佛是他们大战前约定俗成的一个前奏。完后,蛇人弯腰将弩放在地上,起身拉直风帽,慢慢拔出长袍下的长剑。而伊拉龙则立起身子,紧握着棒,身体微微向前一倾。
双方同时发动攻击。蛇人企图将伊拉龙一劈两半,伊拉龙身子一旋,避开一击,回手棒尖向上一刺,尖刺穿透蛇人的喙嘴和护颈板。
蛇人身子一颤,倒落在地。
看着恨之入骨的敌人,看着它那无眶黑眼,伊拉龙突然觉得两腿发软,止不住在石壁上干呕起来。擦干嘴角,拔出棒子,伊拉龙沉声道:“为了我们的父亲,为了我们的家园,为了卡沃荷,为了布鲁姆……大仇终于得报。咒你永远烂在这里,蛇人。”
接着,伊拉龙进了地牢,找到依然沉睡不醒的史洛恩,将他扛在肩上,顺着原路往回走。沿途,他不时将屠夫放下来,去打探自己没去过的房间或小路。在这些地方,他发现了许多邪恶的器具,包括四罐赛瑟油。他立即将其销毁,以防这种人肉腐蚀剂再落恶人之手。
伊拉龙跌跌撞撞地走出了迷宫般的地道,外面的阳光照射在脸上,他感到有些灼热。他屏住呼吸,越过雷斯布拉卡的尸首,来到大洞边上,俯视黑格林峭壁之下远处的群山。朝西,他发现,在连接黑格林和雷欧那城的路上,一柱橙色的尘土飞扬,显然,一队骑兵正在赶来。
右肩上的史洛恩压得他有些发痛,只好将他移到左肩。他一边眨眼,挤掉睫毛上的汗珠,一边思考两个人如何才能翻越五千多英尺的峭壁到达地面。
“差不多一英里,”他喃喃自语道,“如果有路,即使扛着史洛恩,要走下去也是小事一桩。看来,我得拥有足够的能量,使用魔法来把我们弄下去……对,不过,一段时间可完成的事,放到一瞬间来做,那太费劲,甚至还会要了你的命。正如俄拉米斯所说,人体内的能量转换速度永远赶不上消耗的速度,一次转换只能让咒语持续几秒钟。每一个时刻,我自己体内只有一定的能量,一旦消耗掉,就要等待恢复……这么自言自语解决不了问题。”
伊拉龙扶稳肩上的史洛恩,目光锁定下方大约一百英尺的一条窄岩脊。这回有的受了,他想。作好了准备,他厉声喊道:“Audr!”
伊拉龙感到自己离开地面上升了几英尺。接着,他说:“Fram。”咒语推动他离开城堡,如一片浮云,悬于空中。尽管惯于与蓝儿在空中翱翔,看到脚下除了稀薄的空气,别无一物,还是让他感到有些不安。
伊拉龙平稳地控制好魔法,飞快地从蛇人的老巢降落到岩脊上,回首一看,老巢再次隐入虚石墙之后。落地时,靴子踩在一块松动的岩石上,他差点滑倒。他挣扎着,试图站稳,却无法往下看,因为此刻一旦向下探头,整个人就可能翻落而下。就在他要驱动魔法自救之际,他的身子移动戛然而止。原来左腿卡入了石缝,石缝的边穿透护板,夹住了腿肚。这点他并不放在心上,毕竟这一夹让他停稳下来。
伊拉龙将背靠在黑格林石壁上,以便支撑住史洛恩软绵绵的身子。“还不算太差。”他想。这一招,消耗了一些能量,不过并不影响他继续施威。“我能做到,”他说,他大口吸入新鲜空气,等待剧烈的心跳平和下来,此时的感觉,就像扛着史洛恩一口气跑了数十米,“我能做到……”
越来越近的骑兵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们越发清晰可见了,行进的速度也让伊拉龙有些担心。看来这是我和他们的一场竞赛,他意识到,我要在他们赶到黑格林之前离开这里。他们中肯定会有魔法师,现在这个样子,无法跟他们一战。想到这里,他瞥了史洛恩一眼,说:“或许你也可出点力,是不是?考虑到我现在拼命救你,这点微薄之力你还是该出的。”沉睡中的屠夫脑袋一翻,再次回到他的梦中。
随着一声“Audr!”,伊拉龙再次飞离黑格林,悬于半空。这一次,他调动了两个人的能量:自己的,还有史洛恩的。相比之下,史洛恩的能量极其有限。顺着黑格林突兀的外侧,他俩像两只怪异的鸟向下飘,落脚点是另一块岩脊,其宽度足可让他们平稳落地。
就这样,伊拉龙精心计划着向下降落,一般都是走曲线,向右移,这样就可利用身后的凸岩挡住骑兵的视线。
愈接近地面,他们的速度愈慢。伊拉龙感到似乎就要被疲劳压垮,每次降落的距离越来越短,每次施法后能量的恢复也越来越困难。甚至要抬起一根手指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令他感到极其恼火。困倦不断袭来,使他的思想和感觉越发迟钝,对于他酸痛的肌肉而言,坚硬的岩石现在似乎成了松软的枕头。
当他最终摔落在被太阳烤干的地面上时——他太虚弱了,根本无法控制,只能任由自己和史洛恩一起撞到了地上——伊拉龙趴在地上,手臂压在胸口下,眼睛半开半合,迷茫地看着离鼻尖一两英寸距离的一小石块,盯住嵌入石块缝隙里的小片黄水晶。背上的史洛恩重得像一堆铁块,伊拉龙感到自己只有气出,却无气进,视线越来越模糊,仿佛一片黑云已遮天蔽日。每一次心跳不过是一次微弱的脉动,而每次心跳之后就是死一般的平静。
他已无法连贯思维,但是心底里清楚自己就要死了。他并不害怕,相反,觉得有一丝安慰:他疲惫至极,或许死亡可以帮助他从已被重创的肉体中解脱出来,赐予他永恒的安宁。
这时,头顶或脑后飞来一只拇指粗的大黄蜂,先是在他耳际徘徊,然后盘旋于石块之上,似乎在仔细研究缝隙里的晶体。晶体的颜色如同满山绽放的原野星一般鲜黄,在早晨的阳光映照下,蜂体上的短毛闪闪发亮——伊拉龙来时,其尖尖细毛清晰可见——一对模糊的翅膀发出嗡嗡响,宛如阵阵鼓声传来,腿上的细毛沾满了花粉。
这是一只美丽、鲜活而又生机勃勃的大黄蜂。它的出现,重新激发了伊拉龙生的欲望。一个有如此鲜活生命存在的世界,当然也是他所期待的世界。
凭着意志力,他把压着的左手抽出来,像一条水蛭,一只壁虱,或其他寄生虫一般,抓住附近一株灌木的木本干系。随着他抽取其生命源,植物顿时蔫黄。从手臂传递过来的能量顿时让他清醒,现在,他终于害怕了。重新燃起生的欲望之后,他心里仅存对死亡黑暗的恐惧。
他费力地向前爬,抓住另一株灌木,将其能量传导到体内,接着是第三株,第四株……直到他感觉自己体力充沛如初。他站了起来,回望身后留下的一长串蔫黄的植物,看到自己造成的结果,嘴里的苦味油然而生。
伊拉龙知道,自己刚才施行魔法有些无所顾忌,而且,他也意识到自己此举是多么草率。假如他死了,沃顿族也注定要落个惨败的结局。现在回想起来,他为自己的愚蠢感到有些后怕。把事情搞的一团糟,要是布鲁姆,早该扇我耳光了。他想。
伊拉龙回到史洛恩身边,抱起地上骨瘦如柴的屠夫,离开黑格林,借着一段洼地的遮蔽,向东大步而行。十分钟后,他停下来,看看身后是否有人追击,只见黑格林基座上方烟尘滚滚,应该是那队骑兵到了。
他笑了。他们之间距离已相当远,加巴多里克斯的手下里,即使有魔法师,也不可能发现他或史洛恩了。等到他们发现蛇人的尸首,他想,我早就跑到一英里之外了。我想他们就不可能再发现我。而且,他们即使要找,也会去找龙和龙骑士,才不会来理会一个步行之人。
因为不用担心再遭袭击,伊拉龙现在大为放心,从而恢复先前的行进速度:平稳、轻松地大踏步走,这样一天下来也不会累。
金色的太阳当头照,眼前是一片无路荒野,延绵数英里,才出现某个村落的外围建筑。伊拉龙内心燃起了新的喜悦和希望。
蛇人终于死了!
终于完成了复仇之旅,终于完成了对加罗和布鲁姆的未尽义务,终于摆脱了自蛇人出现在卡沃荷以来积压在内心的恐惧和愤怒的阴影。他没料到复仇之旅如此漫长,现在得以完成,实乃壮举。他让自己陶醉于完成这一壮举所带来的满足里,尽管其间少不了若伦和蓝儿的协助。
没错,令他吃惊的是,这竟然是一场苦乐参半的胜利,伴随着意想不到的失落感。他的复仇之旅是他与帕伦卡那段生活之间的最后关联之一,而无论这一联系是多么可怕,他也不愿放弃。另外,复仇任务让他第一次觉得生活有了一个目标,那也是他离家的原因。没有了它,他顿时感到内心出现了一个空白,那里一度是他存放对蛇人仇恨的地方。
对于如此可怕的任务的完结,自己竟然会感到惋惜,这令伊拉龙有些惊骇。他发誓,今后绝对不再犯这样的错。我竭力与对抗帝国、穆塔和加巴多里克斯的斗争保持一定距离,目的就是避免为形势所迫而节外生枝,或者,更糟糕的是,我会试图延长这样的对抗,而不是顺势而为。他决定将这些无谓的惋惜抛诸脑后,满足于眼前的解脱:复仇之旅是自己强加给自己的一种苛求,现在得以解脱了。剩下的责任,就是作为龙骑士应尽的义务了。
伊拉龙有些兴高采烈,脚下的步伐也变得轻松起来。随着蛇人的消失,他觉得终于可以不必再依赖于过去,而是依赖于自己的现在,即作为龙骑士,为自己打开一片新的天地。
他微笑地看着前面起伏的地平线,一边跑一边笑,完全不在意可能有谁会听见。他的笑声在洼地里、在他四周回荡。这个世界似乎旧貌换了新颜,显得如此美丽,显得充满了希望。

步出夏门行·土不同

闲说

乡土不同,河朔隆冬[1]。流澌浮漂,舟船行难。

【作者:王建】

锥不入地,蘴藾深奥[2]。水竭不流,冰坚可蹈。

桃花百叶不成春,

士隐者贫,勇侠轻非。心常叹怨,戚戚多悲[3]。

鹤寿千年也未神。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秦陇州缘鹦鹉贵,

【注解】

王侯家为牡丹贫。

[1]河朔:古代泛指黄河以北的地区。

歌头舞遍回回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