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散记500篇,武后正传

刘墉
  才几个月大的婴儿,就已经会聆听音乐,哼出不成调的歌。
  才学走路的幼儿,就已经会手舞足蹈,应着节拍起舞。
  才知抓笔的孩子,就已经会涂涂抹抹,画些不成形的东西。
  人似乎天生就是音乐家、舞蹈家和画家,但是,为什么他们成年以后,大部分都不再像儿时那么放情地歌舞和绘画了呢?因为他们渐渐学会了害羞,怕自己没有嘹亮的歌喉、曼妙的身段和绘画的细胞。
  因为他们愈来愈忙碌,忙得没有时间欣赏音乐、没有余情应节起舞、没有闲暇挥笔作画。
  就这样年复一年,他们遗忘了天赋的才能,也失去了许多的快乐。

  竞选中的人际关系

随后就是章怀太子贤,现在身为太子,地位真是令人羡慕。武后虽然不特别喜爱他,按理,他将来继承大统是没有问题的。他精力太强,没有做个唯唯诺诺规规矩矩的孩子。现在正是二十三岁,年轻,英俊,对事情有自己的看法。究竟谁是他的亲母亲,他心里也许已经有这种怀疑。这种伤心断肠的怀疑,几乎在他对武后的态度上显露了出来。他很清楚,韩国夫人,十之八九就是他的生身之母,是被武后谋害的。遇有不可避免的事情,武后绝不躲避。过去的一切,她认为自己做的都不错,现在也只有严密观察,宁静以待了。高宗皇帝似乎寿命已经没有多么长。那时看来,章怀太子也许会犯大过,会遭废却,武后改立新太子。武后已经确立了一个伟大的计划,在高宗驾崩之后,她要以儿子统治为名,自己以皇太后的身份执政。放弃权力,退而闲居度日,不是她所能容忍的。在她心里,她一定是要立个幼子,她可以甘言诱骗,娇养溺爱,可以支配,可以管辖,就像对高宗一样。这事令人想起一样昆虫来,雌虫认为她们是命定该吃雄虫的。

  简介:在竞选参议员时,奥巴马因为是个新人,遭遇了一些人际关系上的不利。他的最大竞争对手丹·海因斯出生政治世家,认识工会里的很多人,奥巴马因此在劳工招待会上吃亏。

  章怀太子为人爽快活泼,既喜爱苍鹰骏马,也喜爱琴棋书画。自幼聪明过人,七岁能读《书经》,能诵《诗经》百言,又会与诸儒共注范晔的《后汉书》,这是非学问渊博精力过人的人不能做的。此书将永远流传于后世。他比起太子弘来,为人更实际,个性方面也更多。

  ……

  因为鉴于太子的早死,他颇愿离武后远些,尤其要与武后的宴席离远些,免得“吃错了东西”,所以他住在长安。武后看出了这种意思,心里暗恨。这个将来的一国之主离母后越来越远了。当时高宗同家人都住在东都洛阳新宫的太子宫。章怀太子实际上是自得其乐。东宫内东苑有一个球场,有很多机会可以打猎,蹴球。他和太宗皇帝一样,也喜爱天山的骏马。

  我知道,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总是给那些经常为他们投票的人支持。但是当竞选活动开始进行时,怪事发生了。运输工人工会(Teamsters)在芝加哥举行支持会,恰巧当天我必须去斯普林菲尔德投票,运输工人工会不愿重新排定日期,这样,海因斯先生获得了他们的支持,而他们根本没有与我沟通。伊利诺伊州展览会期间,我们参加了劳工招待会(labor
reception),并被告知不允许张贴竞选标语。但是当我和竞选伙伴到达此地时,我们发现房间里贴上了海因斯的竞选海报。在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支持会的那天晚上,当我穿过房间时,发现我的许多工人朋友躲闪着目光。一个年长的家伙向我走来,他是州工会一个较大支部的负责人。他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背。

  章怀太子为人温和愉快,衣冠整齐,与臣下殷勤有礼,左右儒臣不少。一立为太子,他就与儒臣文人开始前述的《后汉书注》。在高宗调露元年,高宗皇帝的病又犯了一次。他曾奉旨共摄朝政。平时如能避免,他绝不去见父母。母子的关系变得非常勉强。兄长遭遇的命运,他极力避免。

  ”与个人无关,巴拉克,”他面带同情的微笑说道,”你知道,汤姆·海因斯和我有五十年交情了,我们在同一个街区长大,又属于同一教区,见鬼,我是看着丹尼长大的。”

  因为高宗行将不久于人世,而他正年轻有为,自己知道对声色犬马当有节制,以便留心政务。因为天资聪颖,并不觉得朝政繁杂。高宗特予褒奖,文曰:“太子监国,贤于处决,明审利害,治事勤敏沉毅,宽仁有王者风。公余之暇,深究经史之奥秘,阐发圣哲之遗芬,尤能褒贬得宜,折中至当。瞻望来兹,国家得贤明之主,百姓乐太平之治。欣慰曷似,爰赐锦缎五百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