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爱尔,灰姑娘的黑心天使

姬连鹤坐在欣欣他叫着一杯又一杯的酒,小惠看不下去了,最先走到他的身边,夺下了他手里的杯子,“我这里是游戏厅不是酒吧。”“不是酒吧?”他用通红的双眼看了小惠一眼,“那我去酒吧好了。”说着就要离开,这里是她最有可能来的地方了,他很想在这里等她。但是等到了又有什么用呢,徒增伤感罢了,听说琼也碰了一个钉子。呵呵,有同命的人呢,姬连鹤看着今天已经有些时候了,小可应该也不会来了,他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他只感觉自己的脚好像不听使唤似的,顺着一条路走下去,这里是,他伸出手去摸摸这里的墙壁,这里是她曾经救自己的地方,这里是她答应做自己女朋友的地方呢。“小可,原谅我吧。”他一遍又一遍的喃喃着,坐到了路边。这时一帮黑影挡住了那一点点的灯光。“我亲爱的弟弟,我们又见面了。”姬连鹤眯着眼睛看着前面的人,他的瞳孔放大起来,“姬瞿龙!”“啧啧,不要这么没有礼貌嘛,怎么说你都要叫我一声大哥啊。没有想到吧,我还活着站在你的面前。”他慢慢的擦拭着手里的枪,笑得很血腥。姬连鹤支撑着身子抚着墙壁站了起来,“你想怎么样。”姬瞿龙走到他的面前,撩起了他面前的头发,得意的看着他落魄的样子,“不就是被你的小女人甩了嘛,看看你,真是丢我们家的人。”他突然的推了姬连鹤一把,后者摇晃了一下倒在地上。“今天我来还是为了那个,现在,你就是我的筹码,你说爸爸会不会拿你交换呢。”“你死心吧,你以为爸爸那么大的年纪是白活了?”他哈哈大笑起来,“自认聪明的家伙。”“是吗?”他放下了手中的枪,“可是你现在却是落在了我的手里啊,用我的枪的话,都侮辱它了。”上去就是一个钩拳,姬连鹤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块淤青,头发也偏到了一边。正当他要踢他的肚子的时候,就忽然看见周围起了浓浓的烟,姬连鹤的眼睛瞬间长大了起来,是你吗。然后他只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抓住了,然后自己就被带着跑开了,看着前边的身影,姬连鹤的心里很甜,她还是在乎自己的。“为什么我每次碰上你都是这样的。”我放开了他的手,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小可,你原谅我了?”他一脸的惊喜,丝毫没有了刚才的颓废样子。“其实是我要求你们原谅才是,”我不敢看他灼灼的双眼,低着头,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我太莽撞了,我竟然答应了你们,才会让你们变成这样。”“不。你答应我不是你的错,”他想上前拥着她,但是她却后退几步,避开了他的怀抱。他的手就那样的停在空中,尴尬却不想收回。“我们以后还是做朋友吧,”我转过身去,他受伤的表情会让自己不忍心的。“为什么?你还是不原谅我。”他痛苦的抱着脑袋,蹲了下去。“我已经对我的心做了交代,我选择了风,这次是真的选择了风,我的男朋友只能有他一个。”我坚定的声音,打破他最后的希望。“为什么,我可以容忍,我可以和他一起拥有你啊,我们前些日子不是相处的很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剥夺我最后的权力呢。”“鹤,放弃了我,你还会遇到别的女孩的,”“这算什么,”姬连鹤突然站起来,“你不要我了,就一定把我给别人吗?”“鹤,你误会了,”我看着他的眼神,自己不能在无动于衷了,“我承认我远来是喜欢你们,但是那只是喜欢,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你们永远在一起,我当时只是觉得我们很快乐,既然这样就不要打破这种快乐,我很自私吧,但是你们那天的事,终于提醒了我,你们也是人,你们需要更多的感情回报,但是我是没有能力满足你们的,所以我只有放飞你们,也许你今天会疼,但是伤疤总有一天会好的,那时你们会更快乐。那时的你们再想想现在,只不过是年少轻狂罢了。”“小可。”话已经说道了这个分上,姬连鹤知道我已经不会回头了,他现在也只剩下了疼痛。“鹤,除了这个,我们还是做好朋友的。”我看着他,真诚的说。“也许有一天我会想清楚,但是不是现在,我还是不能接受。”姬连鹤也开始冷静下来。“对不起,我现在只能说这个了,若是你最后还是不能接受的话,那你就恨我吧。”我说完离开了这里,就像突然的闯进了他的生活那样,却又突然的消失了。从姬连鹤那里离开,我径直的去了司辰的家里,通过了层层的警卫,但是她没有惊动司辰。她向司辰的卧室走去,虽然在这里住了两次,印象中她好像没有去过他的卧室呢。据这里的人说,他已经呆了两天了,不知道他在里边干什么,好像还是不吃不睡的。她看着里边黑着的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快走几步,推开了房门,屋里的东西让她吃惊的长大了嘴巴。里边都是她的画像,笑的,生气的,使坏的,而且每一张画的都是那么的生动,一看作画者就投入了很多的心思,而且很喜欢画中的人。她一眼就看见了睡在床上的司辰,两天不见,他的模样竟是这样的憔悴。我扑到床上,细细的检查着,还好没有外伤,她拍打着他的脸庞,希望他可以醒过来,“辰,是我啊,你醒醒。”司辰缓缓的张开了眼睛,惊喜的看着她,干瘪的嘴唇吐出两个字,“小……可。”“是我啊,”我看着他,心里更加痛了,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都要逼我呢,我拿起了杯子,到了些水轻轻的递到他的面前,轻声的说,“张嘴,喝点水。”但是眼前的人,只是呆呆的看着我,并没有喝水的打算,也不知道神智是不是清醒的,“司辰,你认识我吗。”他笑着点点头,但是眼神还是不离开我。我端上杯子,“乖,喝一点。”我倾斜着杯身,希望可以让他喝下。“小可,你……原谅我了?”他的样子哪里还有花花公子的风流劲。“你喝水,吃东西我就原谅你了。”看见他的样子,我好像已经忘记了今天来的目的了,估计现在他说什么自己都会答应。“好——”司辰放心的看了看我,然后看着她手里的杯子。我喂了些水,然后立刻吩咐厨房做些米粥。虽然也许这样自己以后又有了无穷的麻烦,但是我认了,这都是自己的错,至少要等他康复了吧。喝了些粥的司辰现在已经有了些底气,他一脸委屈的看着我。我连忙趴在他的床边,“我不好,不该说你是花花公子的大少爷,你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呢,……”我替他盖好毯子,絮絮叨叨的说着。司辰一脸幸福的看着她说话,仿佛今天的事都是在做梦一样。“好了,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我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了。但是我的手却被司辰紧紧的握住了,不是饿昏了吗,还有这么大的力气,我无奈的看着他。“不要走,要是明天看不见你了,我会觉得这是一场梦。”他贪婪的看着我的笑容,仿佛这真的是一场梦。我无奈的摇摇头,又趴在他的床边,握着他的手说,“我就在这里,你呢,也已经抓住我了,快,好好休息。”司辰看了他们紧握的手一眼,手上传来的温热感显示他们真的是握在一起的,放心了不少,他还是留恋的看了我最后一眼,然后缓缓的闭上眼睛。我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仿佛自己稍微一动他就会醒过来似的。清早司辰很早就睁开了眼睛,他好像记得昨天晚上做了很好的一个梦,我原谅自己了,但是梦就是梦啊,自己还在床上,一定是做梦了。但是手上确实传来了那种触感,他惊讶的抬头看见了身边的我。原来那不是梦呢,他的嘴角展放出几天来第一个笑容。他用另一只手缓缓的抚着我的头发,她可能是照顾自己累的吧。想到她照顾了自己一晚上,司辰心中就有了一种难以说出的幸福感。司辰的小动作惊动了我,我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还在照顾病人。等到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司辰现在正一动不动的看着我,他的手紧紧的握住我的,仿佛怕我离开似的。我冲他一笑,然后试图站起身来。“不要走,你不是原谅我了吗。”司辰看着我要离开的样子,急忙说。“我要给你弄点吃的去,你应该饿了吧,”我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像个小孩子似的举动。司辰听到这样的回答,高兴的笑了,她没有要离开我。她已经原谅我了,“小可,我要吃瘦肉粥。”看着他的样子应该是恢复正常了,可是我没有想过这样的正常是怎么换来的,难道好不容易找回的自己又要丢失吗,但是司辰这样子让她不忍心说出残忍的话,要不先这样吧,走一步算一步好了。司辰一扫前些日子的阴霾,这时的他又有了英姿飒爽的感觉,只是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的房间,她肯定都看见了。他缓缓的站起身,感觉还是有一点头晕,胃里很饿啊,也是,已经两天没有怎么吃东西了。等到我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看到的司辰已经是改头换面,真是个臭美的家伙。“小可,你看到我的画了吗,漂亮吗?”司辰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很漂亮,”我低下头,“吃饭了,你的瘦肉粥。”看到我的样子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司辰现在已经不再介意了,反正只要她在自己的身边就好了。“司辰,我……”我欲言又止。司辰看了看她,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是他知道肯定不是好事,“别说了,那次就过去吧,我们谁也不说了好吗。”我再次抬眼看着他,但是眼中有了一丝不忍,“好吧,”对不起,风,再过些日子再说好了。我下午的时候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别墅,她懒懒的躺在床上。我怎么面对鹤呢,说的那么坚决,却又接受了司辰,还有琼,很乱啊,烦人。大不了自己跑掉算了,还是找找宝藏好了。我又拿出了那些图,一张一张的看着,但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啊,我一气之下把他们叠在了一起,正要放好,却发现这些图叠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也可以组合啊,她把自己扫描的几张图叠在了一起,透过阳光看,这,这不就是一副完整的地图吗,里边还有明确的一个叉,那应该就是宝藏了。我惊喜的坐了起来,原来所谓磁盘的秘密根本就不在磁盘上,而在这贴纸上。怪不得是祖先的秘密,看来也许是前几代把这张图放在了磁盘上。我收好了这些图,然后拿出了那些磁盘,要怎么处置这些呢。久违的学校啊,我再次回到了一年二班,就像我预料的一样,第二节课刚下姬连鹤就站在自己教室的外边了,她我很自觉的出去,跟在了姬连鹤的后边上了天台。“这就是你的选择,你不是选择了风,你不是只有他一个男朋友,你不是不会再接受其他人了?”他一上来就紧紧的逼问我,“为什么你可以这样对辰,为什么要那样对我!”我推开了他的身躯,大声的说,“你没有看到辰的样子,他不吃不喝两天了,虚弱的躺在哪里,我能再说什么,我相信当时我要是说了那根本就是催他去阎王殿报道。”“他虚弱?”姬连鹤冷冷的说,“难道一定要我也那样做你才会再次答应我吗?”“我再一次的告诉你,那天的话我以后一定会告诉辰的,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你不要再逼我了好吗。”姬连鹤不放弃的走到她的面前,“逼你?我只是在追求自己的幸福罢了,你为什么这么残忍。”“我们不要再纠缠下去了,这样对你对我都好,那样是没有意义的。”我抚开了他的手。“别走,再给我一次机会。”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的执着,仿佛他对她的执着是由身体自身发出的。“我想我们已经没有必要了,你要好好记得,你永远是我的好朋友。”我说了最后一句就要离开,可是没有想到刚拉开了天台的门,就看见了冰在那里的司辰。“司辰,你听到了?”我有些担心的看着他。“是啊,”他仿佛再极力的忍耐什么,“你要和我说什么?我们就现在说吧。”“我没有什么要说的,我们回去吧,”我看着他那在风中颤抖的身子,不忍的说。“不,你有什么就说吧,放心好了,我不会再做傻事了,”他冷冷的看着我,仿佛我要说的就是他的死讯一样。“她要告诉我们她的选择,”姬连鹤看着门口的两个人,不知道什么目的的说。“你的选择?”司辰很专注的看着她。“对,我的选择,”我也下定了决心,很坚定的说,“风就是我的选择,我今后只会有他一个男朋友。”司辰苦笑了一下,“一个男朋友,那我算什么,那天晚上算什么,你对我的可怜?”“司辰,我知道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我早就该放弃你们的。”“是,是你的不对,为什么你一开始要闯入我的生活,为什么你要挑衅我们,为什么我们要你做跟班,这一切造就了我们的不可自拔,可是你现在却说你只喜欢风?那我们怎么办!”“对不起,对不起!”我重复的说着。“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我需要的是你的爱,既然你不能给我的话,那我也不会再强求。”司辰说完,推开我就下楼去了,他的颤抖的肩膀说明了他情绪的激动。姬连鹤看了我一眼,然后也下去了。“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难道我们的相识就是一个错吗。”我失魂的走了下去,这一天也不知道谁和自己说话,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回到别墅在荆程风的怀抱里了。“风,他们都怨我,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窝在了荆程风的怀里再次流泪了。“这是必然的,小可,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不会在意了,”荆程风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一开始不告诉他们小可就是自己的女朋友,这样的话一切就可以避免了。“我们离开这里好吗?”我泪眼汪汪的看着他。他是不忍心拒绝,但是他还有家族的使命,他们又能走到哪里去呢。“可是我们去哪里啊,”他抚着我的后背,试图使她安静下来。“哪里都可以,我不想再看见他们了。”我激动的看着他。“遇到事情躲避可不是我的小可的本性啊。”“我们走吧,我知道你还有你家族的使命,”我看着他,然后掏出了自己包包里的磁盘,“这就是你的使命吧。”“这是……”荆程风吃惊的看着她手里的四张磁盘。“没错,这就是你们四大家族梦寐以求的东西,”她开始细细的说这些盘的来源。但是我没有说自己发现这些磁盘最后的秘密了,只是说收集了它们。“这件事不能告诉别人啊,要不然你会被四大家族合力追杀的。”但是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想法,“晚了!”门外飘进一个人。是那天在小巷子袭击他们的人,当时还有一个姬连鹤,他们才逃了出来,今天只有他们两个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有事,荆程风下意识的拉紧了我的手。“你究竟是谁?”我总是觉得他的声音很熟,是谁呢。旁边的荆程风倒是抢险说话了,“你想要什么?”“你手上的东西,”他笑眯眯的看着我手上的四张磁盘,“我以为你只有一张,没有想到你却有全部?你真是有能力啊。”“可以给你,不过你要放我们离开。”我脑子转的飞快,我是想保命,但是我也不想便宜了那个男的,毕竟自己手上还有一份地图。“好。”好像他本来也没有伤害我们的打算,究竟是谁呢,我慌忙之中看了看荆程风,他的眼神不对,难道这个人他认识。我看着荆程风的眼神,里边有一种疑惑,一种失望,这个人难道和他很熟?“我要留下这一张,这是姬伯伯托我保管的,剩下的你可以拿走。”我只想多听听他的话,也许会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不行,要留下就是四张,要不然你们别想活着离开,”他掏出了枪指着我。“不要,”荆程风飞身过去,扑在了他的身上。“风!”我担心的看着那边,千万别有事啊。奇怪的是那个人却没有想荆程风开枪,这让我大大的起疑了,再配合他的声音那个人是谁就呼之欲出了,“荆耀!你这个伪君子!”看着我猜出了自己的身份,他一把拉下了脸上的掩饰,“你很聪明,和小鹤也很配,只要你给我磁盘,我就成全你们,怎么样。”“无耻,拿自己的儿子做交易。”我看着他得意的样子,恨不得在他的脸上踩上两脚。“交出来!”他不想在口舌上争执。“小可你快走吧,我没有危险的,”荆程风看着枪口下的我,大声的说。“闭嘴,不孝子。”荆耀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样,立刻改变的枪的方向,黑洞洞的枪指着自己的儿子,“你若是不交出来,我就……”“爸,你怎么能……”荆程风不相信自己那个和蔼的父亲竟然会拿枪指着自己,这无疑深深的打击着他。“儿子,我只是用你一下,爸爸是不会伤害你的。”荆耀悄悄的对他说。“我给你,”我看着拿晃动的枪口,立刻说。“乖孩子,”荆耀得意的笑着,“放到那边的桌子上!”我看了荆程风一眼,然后把那些磁盘放了过去。“过去。”他指示着我。看着他手里的荆程风,我听话的离开了桌子。他匆匆的看了一眼,然后一股脑的装在了自己的包里,“宝藏是我的了。”然后他阴狠的看了我一眼,“小妹妹,我还不想被其他三家追杀,所以呢,你只好……”他狞笑着用枪指着我。我一直的看着荆程风,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悔意,然后任命的闭上了眼睛。“不!”“啪”荆程风的喊声和荆耀的枪声同时响起。在荆程风的干扰下,枪失去了正确的方向,我身边的花瓶破碎了。他突然的挣脱了荆耀的挟制,把我护在身后。“爸,不要,不要杀小可,你已经得到磁盘了,放过她吧。”荆程风从小到大很少求他的。但是荆耀还是一咬牙,“孩子,要是让别人知道的话,我们荆家就完了,所以她必须死!”“爸,要是你想动她的话,你就先杀了我吧。”荆程风完全的挡在了我的身前。荆耀犹豫了半天终于放下了他手里的枪,“好,我今天不杀她,你们好自为之。”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我这时像是没有了骨头一样,软倒在荆程风的怀里。“小可,你没有受伤吧。”他上下的检查着。“没有,”我艰难地笑了一声,看着荆耀消失的方向说,“只是我要怎么向姬伯伯交代啊。”“我们离开,我们离开。”荆程风也意识到现在不走不行了。谁知道自己老爸会不会反悔杀了我。“你先在这里待几天,我去准备一下,我们去M国。”荆程风安顿了一下我就离开了。***柴家***“小琼,好像你荆伯伯有些动静了,他到处找一些精通计算机的人呢。”柴老头看着这些日子越来越让自己满意的儿子,心情不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柴禹琼看着他的父亲冰冷的回答,“父亲,你说会不会是因为磁盘……”“可能吗。虽然我们一家丢了,但是不代表别人家也丢了啊。”柴老头的眼神也活泛起来。“我问了于忍,那天的人很像荆程风。”他有些咬牙的说出这个名字。“而且我们在姬家的密探显示他们老爷已经很久没有单独在书房了。”“你是说,他真的有可能……”柴老头也开始担心,“那找些人看着他们,紧紧的盯着。”***姬家***“我也听说了,”姬擎看着自己倒在沙发上的儿子,恨恨的放下的电话,怎么柴家的儿子就那么经得起打击呢。“柴家最近派了很多人看着荆家,看来是有事情了,”他看着毫无反应的姬连鹤,重重的哼了一声,“就你这个样子,要是我,也看不上你!”“爸,”这一句算是点到了点子上,姬连鹤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表情。“你还有反应呢,”姬擎冷笑的看着他,“宝藏的事有消息了,你要知道什么事轻什么事比较重要。”他现在那个后悔啊,自己的儿媳妇莫明其妙的就变成了荆家的,磁盘不就给了他荆家?本以为自己儿子是很有魅力的,不可能失败的。唉——***司家***“儿子,我问你,你最近动客厅里的那副画了没。”司老也听了下边的报告,他急忙向自己的儿子询问。“我……”送给小可了。“到底怎么了。”电话里的声音显然很着急。“我送人了。”“什么!”电话里的老人差点晕过去。“送给谁了?”“一个女孩。”一个不喜欢自己的女孩。“看来天意啊。”话筒里的声音开始颤抖。“你叫司家全部的势力,全力盯着荆家,不管荆耀做了什么都要向我报告,我立刻回去。”司辰有了一种很不祥的预感,也许就像他预料的一眼,但是他不能马虎,立刻拿起了电话,开始召集势力。准备好一切的荆程风和我现在正要向机场走去。“我们到了那里就没人认识我们了,”荆程风抱了抱我,宽慰的说。“都是我,要不是我,你还是你的大少爷,”我有些愧疚的看着他。“别这么说了,你能选择我已经是我最大的荣幸了,我们互不相欠好了。”他笑着接过我的行李。“我真是可怜啊,你知不知道这个月里我已经办了六次家了。”我看着就要离开这里了,我的心也放松开来。“好,我这次一定不会让你再搬家了。”荆程风握着她的手,发誓似的说。“恐怕你们也走不了了!”我听着这个声音,慢慢的回头,看见了记忆中的那张脸,“鹤。”“还有我们。”司辰和柴禹琼也从后边走了出来。“你们怎么知道我们要走了。”我不理解的看着不约而同出现在这里的人。“四大家族一向互相监视,荆伯伯做出一点小动作都会引起我们的反应,何况是大张旗鼓的找计算机高手呢。”姬连鹤看了看我,还是解释了原因。“对不起,姬伯伯让我保管的东西没有保管好,还有辰送给我的东西我也没有留住。”我愧疚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不,不怪她,是我父亲拿我做要挟,小可才……”“你们不要说了,还是回去吧,你们是走不了的,念在昔日的情分上我们放过你们,但是要是荆伯伯想要私吞的话,我们的战争就正式开始了。”柴禹琼冷冷的看着我。“好,我们回去。”我看着前面的三个人,很久没有出现的愧疚感再次的冒了出来。看着我的样子,荆程风也已经知道我在想什么,他迅速的告别了三个人,带着我离开了。“这是我可以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柴禹琼看着我离开的方向,本来他今天的命令是抓住这两个人,用来要挟荆耀。不过看看周围的两个人好像有一样的任务吧,他无奈的看看他们。“我想过了,我放弃了。”司辰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说,“只要她快乐就好了,何必弄得大家都不高兴呢。”“是啊。”柴禹琼看了司辰一眼,赞同的点点头。“也许一开始我的感情就是错的,她只是我的兄弟啊。”但是身后的姬连鹤没有说话,只是恨恨的看着两个人离开的方向。***荆家***“老朋友,你应该知道我们是为什么来的吧。”柴老开门见山的说。多年的黑道生活让他的话一出口就带着一口煞气。“还真不知道,真是难得啊,几位老友一起来了。”荆耀打着哈哈。“你有一个好本事的儿媳啊,”姬擎有些嫉妒的看着他,要是小可喜欢的是小鹤多好,那样现在有宝藏的就是自己。“我的儿子好像还没有结婚吧。”荆耀是并不打算告诉他们几个了。“我们开门见山的说好了,我们已经知道你得到了四张磁盘,难道你不平分一下?”司老也有些生气了。“既然大家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瞒着了,好不容易这些东西凑齐了,我们还是一起寻宝比较重要吧。”荆耀看眼前的形势不得不这样了。“那请你把那些东西拿出来吧。”柴老头很强势的说。荆耀犹豫了一下,打开了书桌里的保险箱,取出了四张磁盘,一一的放在了茶几上。“我这几天和众多的专家研究过,他们里边确实什么都没有甚至一点存过东西的痕迹都没有。”“是啊,我的那块我曾经研究过很多次,确实什么都没有,”司老也开始疑惑,看来这里的四块都是一样的啊。“那为什么一定说这里有宝藏呢。”姬擎拿起一块仔细端详。“我们祖先的时代应该还没有发明这个东西啊。难不成这是假的?”司老有些犹豫的说。“不可能,这可以我们祖上一辈辈的传下来的。”荆耀首先说。“你们说这个磁盘和那些别的磁盘有什么区别?”柴老好像看出了一些门道。“嗯,应该是贴纸吧,难道……”司老听着柴老的话不禁开始怀疑。这里的几个人都陷入了沉思,难道真的是贴纸的问题。很快的和我手里那份差不多一样的几分复印件就做好了,几个人拿着这几张纸,翻来覆去的看,始终看不出什么,难道方向搞错了?就在这时一直对着阳光坐着的司老看出了关键,他再次确认似的看了一眼。这样的动作引起了周围人的效仿。“原来如此,”姬擎看着手里的地图,了然的说。这时荆耀看着陷入各自幻想的各位,把手中的茶杯摔倒了地上,就在大家吃惊的时候,外边一队像是特警部队的人冲了进来。“抢下他们手里的东西!”荆耀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手下从他们的手里把藏宝图搜罗过来,然后他点了一个蜡烛。在他狂傲的笑容下,他烧毁了多于的纸张,然后拉出了那四张原版磁盘,一股脑的给全部的破坏了。“从今天起,这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宝藏在哪里,”他阴冷的看着这里的三个老家伙,“知道这是哪里吗,是荆家,我荆耀的家,在我的家里要挟我,你们是不是傻了,哈哈哈……”“真的是这样吗。”柴老的眼里泛出精光,“不要忘记我是干什么的,对于黑吃黑这一招可是用的很好的。”他拍了两下手,就发现那些所谓的特警部队把枪口全部掉转了。“荆耀。这是你自找的。”柴老冷冷的说。“我自找的?哈哈……”他惊恐的看着这些人,“为什么会是这样。”“你的手下已经被我换装了,不让你演出一下,我怎么能名正言顺的杀了你呢。”柴老自然的说。“你们这些老鬼,”荆耀看着自己胸前的黑洞洞的枪口,他悄悄的移动着手里的纸张。突然他狂妄的笑着,“我得不到的,你们也别想得到。”“不好。”柴老的眼睛一下被他身后的火苗吸引了。“抢下来!”立刻有很多人上去试图抓着他的手,但是由于火苗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等到他们拿下来的时候这几张图已经毁了大半。柴老拿着他手里的图,看着荆耀恨恨的说,“你找死!”“呵呵,我找死?”荆耀嘲笑似的的看着柴老,“我知道就算这张图是全的你也不会放过我,可是你刚才为什么不出手呢,你不也想得到这份独一无二的藏宝图吗,你也想毁了其他的,可是你没有些想到吧,这最后的一张就要给我陪葬了。”柴老看着他狂妄的笑容,亲自夺过了枪,冲着他的头就是一枪。随着尖锐的枪响,荆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人们愤恨的眼神也消失了,藏宝图也消失了,一切恢复了最初的平静。“他说得很对啊。”姬擎也看出了他的想法,只是也没有制止罢了。“你!”红着眼的柴老看了姬擎半晌,又笑了起来,“没有想到啊,我们这些人寻寻觅觅了几世的东西竟然化成了一张破纸。”他显然认为一个活着的姬擎比死了的姬擎用处更大,反正藏宝图没有了,还不如继续交好关系来的实在。“走!”柴老看了死去的荆耀一眼,然后大步离开了,从今天起再也不会有什么藏宝图了。“爸爸。”听到枪声赶过来的荆程风看见了倒在了血泊中自己的父亲。“我们走。”姬擎看了司老一眼,两个人的眼里虽有不忍,但是还是离开了。

早晨的空气微凉,一辆纯黑色悍马车奔驰在安静的城市公路上,犹如一个醒目的标记,表达出一种尊贵和霸气。开车的是一位沉默的中年男人,他身着军装,显得威武严肃。后排坐着一名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正靠在母亲的肩上睡得香香,有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挂着细细的长线,像吊下蛛丝的小白蜘蛛。一处路口,红灯亮起,男人猛的一刹车,少年的头重重地滑下,他揉揉眼睛,呢喃的问道:“妈,到新学校了?”“没有,还有一长段路呢,新学校离家可远,所以你以后要住集体寝室了。”女人溺爱的给儿子理了理额前整齐的刘海,温和地说着。“哦。”少年吸吸鼻子,朝窗外张望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问道:“妈,为什么今天是爸爸自己开车了啊?”“这个?啊?”女人竟然有些紧张起来,脸上挂着尴尬的笑,支支吾吾地解释道:“因为……这个,呵呵,因为司机林叔叔今天有事,而且呢,你爸自己又不那么忙……”“为什么跟小孩撒谎!”男人的声音短促而有力,打断了女人的话。他回头看着少年,目光锐利,“儿子!”“恩。”少年条件反射地坐直腰板,双手手心向下,规矩地放在膝盖上。“爸爸正面临一场政治纷争,很有可能被人踩下来,所以爸爸才让你转学,离开温室,忘记从前的荣耀生活和贵族学校,好好学习,别做那些与学习无关的其他事情。”少年用力地点点头,从小起,军人爸爸的话在他心里就是圣旨。“在前面的公交车站下车,自己赶公交车去学校报道。”男人下达了命令。女人摸着儿子的头,心疼地说道:“你爸给校长打过电话了,他们以前是老战友,你到学校后先去校长室,找郝校长,听他安排。”少年望向母亲湿润的眼,轻声答应道:“爸妈你们放心,我都记得了。”这时,绿灯亮起,车子重新驶向这城市的另一端。

一代商业奇才的荆耀并没有风光大葬,他的葬礼进行的很安静,只有自家的亲戚还有几个好朋友。荆程风也知道自己的爸爸只不过是人们欲望冲突的牺牲品,他不怪谁,只能怪父亲自己,若不是他自己也不会招来四大家族的人。在这段灰暗的日子里,荆程风的沉默让我更加的害怕,不过我还是守在他身边。没有了荆耀的荆氏也开始了大乱,荆程风要怎样振作呢,我摸了摸她手里的几张纸,是不是要用这个呢。“风,你打算以后怎么办?”我给他端去了食物,看着还有些呆滞的他担心的问。“我不能让荆家在四大家族中消失,”他的眼神渐渐的有了光芒,“我要振作,小可,”他带着歉意的眼睛让我不明白。“原谅我不能跟你离开了。”我微微一笑,“我理解,而且我也希望你可以重新振作起来啊,最重要的是我以后还有可能做总裁夫人啊。”看着她调皮的样子,荆程风揽了揽她,心中的石头也放下了。“可是因为爸爸的事,我们很多的合作伙伴都不愿意合作了,要重新振作哪是那么容易的。”他端起了我拿来的粥一点点的喝着,应该是没有什么胃口吧。“你慢慢吃,这方面我就帮不了你了。一会我再进来收拾。”我的眼神一敛,然后走了出去。她走到自己的屋子,缓缓的拿出了那东西,这个会不会对他有帮助呢,他会不会用呢。但是重要的是不能让四大家族的那帮人知道了,否则的话风的命运不会比荆耀好多少。我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正被外边的人看的一清二楚。“你说的是真的?”姬连鹤本来是眯着的眼睛,陡然放大起来。“是,属下奉命监视苏小姐,看见了她拿着四张纸看的入神。”奉命监视小可的人恭敬的说。“你下去吧。”姬连鹤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临走的时候,他多交代了一句,“你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老爷。”“是,”那个人消失在黑暗之中。机会吗,这是我的最后一个机会吗。姬连鹤的嘴角不自然的上扬起来,看来上天还是很眷顾我的。出了事情以后,荆程风就再也没有去过学校,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打算去了,我坐在窗边,无聊的看着外边走过的人。好不容易熬到放学,我真的不想回家,那个家里真的很压抑啊,但是又很想回去陪他,矛盾的心里啊。我叹了一口气,开始收拾书包,门口的司机等急了吧。但是刚出门就感到有人捂住了自己,接着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是我原来经常用的迷药,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昏昏沉沉醒来,却看见了床前站了一个很高大的男子,夕阳映在他的身上就像一个金灿灿的神祗。“风,是你吗。”我试探着问。我开始注意到,这件屋子也很熟悉。那个人转过身,轻笑着看着我,“几天不见,连我也认不出了?”“鹤?”我的心又放了下来,看来不是别的人,自己最起码是安全的,她揉了揉有些疼的头说,“是不是你救了我,我好像被人迷晕了。”“不是我救了你,是我把你带来的。”柴禹琼的声音很温柔,他摸摸我的脸,笑得很诡异。“你?”我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戒备,“你把我带到这里有事吗。”“这里可是我家的别墅。”他淡淡的说。我挣扎着站起来,今天的他感觉很危险,“有什么话,不能光明正大的说,为什么你要用这种手段呢。”姬连鹤不顾我恐吓的眼神,还是温柔的拥着我,“他不能带着你离开了,我和你离开吧。”我轻轻的推开他,“我们已经说清楚了,我是不会……”“是吗?宁愿他被人像荆耀一样的杀死吗?”他的声音变得冷酷。“你!你想说什么?”我的身体开始不忧的发抖,他这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还有一份藏宝图,我知道你想帮他,但是你又不想他有危险,”他邪魅的抚上我的脸颊,得意的看着我有些惊恐的眼睛。“我们一起离开,那他就会安然的得到他想要的。”“你疯了!”我试着推开他,但是这次却被他紧紧的拥住了。“我是疯了,感情的事要是只是说说就可以改变的话,那真的是感情吗,”他在我的耳边呢喃,“我也不想失去你,我本来也可以去夺藏宝图的,可是为了你,我放弃。你会答应我吗?想想荆耀。”听到这句的时候我就不再挣扎了,我还记得荆耀躺在血泊里的样子,“让我想想。”姬连鹤轻轻的吻了吻我的脸颊,“好啊,不过我没有什么耐性,给你这个。”他把一沓东西放在了我的手里,“后天的机票,我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要是你答应了,就来吧。”“风,我回来了。”我回到荆宅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但是喊了一声以后房子里却是回音。还没有回来吗,看来他还在公司吧,我有些黯然,若是自己真的被坏人劫走了,估计他也不会知道的吧。我拖着疲劳的身子走回自己的房间,拿着手里的纸张细细的看着,真的要那样做吗,我又掏出了那张机票看了看。她我是真的不想离开他,可是她不能害他。门口有声音,“小可,你回来了吗?”真的是他回来了,我收拾了一下手里的东西,连忙出去了,看见了荆程风越见憔悴的脸,心中有些心疼,“累吗?”荆程风看看我心疼的样子,心中一暖,打趣着说,“你这是什么表情,你老公我还活着呢。”“去!”我看他不正经的样子,有些脸红。“今天家里怎么一个人也没有啊。”荆程风放下了手里的公文包,滩在了沙发上。“今天不是你给佣人放假的日子,”我体贴的替他捏捏肩膀。“没有想到你还有做贤妻良母的前途啊。”荆程风一边享受一边说。我却没有向原来一样回嘴,只是默默的替他揉着。“我们出去吃好了。”荆程风看着正在咕咕叫的肚子无奈的说。“要不你再出手完了。”我想着上次荆程风做饭的样子,笑了出来。“我家的厨房不嫌命长啊,”荆程风觉得那样的经历还是一次就够了,他笑着站起来,拉着我出去了。依旧是金国饭店,我没有什么精神的拿着叉子。“怎么不好吃?”荆程风试着切了一块,“还可以啊,你怎么了。”“没什么。明天你又要一整天不在家了。”我有些落寞的说。“小可,你也知道,现在正是我的关键时候,等过了这一阵子,等我得到公司里人们的认可以后,我在多抽出时间陪你。”荆程风知道她肯定是明理的人,耐心的解释。原来他是那么的希望整理好自己家族的事业,我是不是应该为他做点什么呢,也许柴禹琼的建议真的可以,他得到那些宝藏以后会更快乐吧。“鹤?”深夜我拨通了姬连鹤的电话。“怎么了,小可。”电话那头的人虽然可以听得出来略有困意,但是还是很高兴的。“我们能不能把机票定成明天的,我答应了,只是我们要提前走。”我的声音里虽然不带一丝的喜悦,但是姬连鹤的心里却是欣喜万分。“好,我明天就去办。”他好像还要说什么的样子,但是我赶紧的加了一句,“好了,我困了,明天见。”然后匆匆的挂了电话。我放下电话,心中有了一种想哭的感觉,但是我生生的忍住了。不知不觉我走了出去,看见荆程风的房间里还亮着灯,估计他还在努力吧。想到这里我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清早我听到了门的响声,他已经走了吧,等他再回到这里的时候估计就看不见自己了,我苦涩的笑了一下,然后留下了一张字条。搬着自己的那点行李,我有些艰难地走了出去,姬连鹤却早就在门口等着自己了,他殷勤的帮我接过东西,“走吧。”我回头最后一眼看了这幢房子,然后上车了。再见了,风!荆程风上班的时候总是觉得心神不宁,眼皮一直跳,难道有什么事吗,难道是小可。他匆匆的拨着我的手机,但是得到的是对方已关机的回答。他的心里再次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现在想想昨天我不是很正常,难道真的有事。他又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电话却久久没有人接,对了,小可现在应该在学校了。他又打了温蕴蕴的电话,但是得到的却是小可根本没有来上学的信息。难道真的出事了,他放下电话,立刻向家里奔去。这边我已经办好了登机手续,等着半个小时以后的起飞。但是不知道怎么了,我无意中总是看着机场的入口,难道自己还期待什么吗,他是不会知道的。等到荆程风看到我的字条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已经塌了。他的脑子里只有飞机,飞机,两个字,现在赶去也许还会有机会。“风:我答应了鹤,和他离开。这里有一份藏宝图,是我原来留下的,你可以去找里边的东西,那对你的事业会很有帮助的,鹤答应替我们保密。也许现在我们已经在飞机上了,看来我们还是没有缘分啊,我现在只好祝福你了。我留。”“小可,我们进去吧。”柴禹琼看着人来人往的机场打听,也觉得还是早点进去好,夜长梦多。“好。”既然决定了就不要放弃,我也不再回头,向里边走去。等到荆程风来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们刚刚登机的背影,还是晚了一步吗。不,还有机会。他跑到售票的地方询问,幸亏自己把护照带上了。他也急急忙忙的开始办理登机。“小可。”姬连鹤几乎不敢相信就在今天他又重新拥有了自己的最爱。“鹤。我需要时间。”我不想看他深情的眼神,我也知道在感情上自己可以理解姬连鹤,但是在心理上我却无法抹去自己的怨恨。“好。”反正她已经和自己离开这里了,姬连鹤也不想逼她,“飞机要起飞了,你系好安全带。”“不用了!”刚进头等舱的荆程风正好看见我。他快步的走到我的面前,一把拉起了我,“她是不会和你走的。”姬连鹤没有理他,只是看着我笑了笑,“小可,你愿意跟我走吗?”我看了荆程风一眼,然后不舍的说,“我愿意。”“你愿意?”荆程风带着怒气看着她,“你就是为了这个愿意?”他一把掏出了自己口袋里的四张纸。“风,你不是要重振你的荆氏吗。”我看着他的动作有些担心的看着他。“是啊,但是我是不需要这个的。”他突然放开了我,在柴禹琼惊讶的眼神中撕碎了手中的纸张。“从今天起再也没有什么磁盘的秘密了,”他恨恨的看着这个昔日的兄弟,“你就是拥这个要挟她的吧。”“风,你!”这可是宝藏啊,我可惜的看着那些碎片。“我们最大的宝藏不是死的,只要我努力我可以赚下一个更大的宝藏,那些死物怎么能和你这个活物相比呢。”荆程风微笑的看着我,“现在你可以和我一起走了吗?”“嗯。”我感动的看着他,眼中闪烁着荧荧的光辉。“等等,”我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人啊,我转身看着陷在失望中的姬连鹤,平静的说,“我们以后是朋友,好朋友,其实要是我们换位的话说不定我比你还会尖锐,今天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我们以后成为兄妹好了。”“兄妹?”他看着我苦涩的笑笑。“不管你们以后怎么看我,不管是你,辰,还是木头,我只能说,你们永远是我们的好朋友。”“那我以后还可以看看你,还可以和我聊天吗?”姬连鹤心里熄灭的灯再次的点亮了。“可以啊,我的好兄弟!”我堵住了他最后的想法。“走了,一会就真的起飞了。”荆程风看着我的样子,看来以后真的不会和几个好朋友反目了,他的心也放下了一块石头。“再见!”我最后朝他笑了一下。姬连鹤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笑了,兄弟?也许是不错的关系。***十年后***“小鬼,不要到处跑,要不把你卖了。”我看着身前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头疼的说,哪有女孩这么淘气的。“老鬼,不要这么罗嗦啦。”她嘟着漂亮的小嘴,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我。“你叫我什么。”没大没小,我冲上去就要教训她。“爸爸,妈妈要杀了我——”她就像是杀猪一样的在屋子里嗥叫。看着从书房里探出头的荆程风,小女孩一下子跑了过去,“爸爸救命。”“小可,你又和女儿闹呢。”荆程风无奈的看着这一大一小,一个调皮不够,两个都调皮,自己真是好命呢。“你又护着她!”我恨恨的看了正在风怀里撒娇的女孩一眼。“对了,小爱,你几位叔叔晚上要约我们吃饭呢,有没有准备好啊。”他温柔的抱着女儿。“当然。”小女孩露出了一个不属于她年纪的笑容,我看见以后打了一个寒战,这个丫头又在想什么。“柴叔叔,”还没有看见人,小爱的声音就已经传来了。柴禹琼本来还在教训自己的儿子,听到这个声音很快的就露出了一个笑容,“小爱啊。”反射似的,柴禹琼抱起了冲向自己的小女孩,“有没有想叔叔。”“有啊。”小爱笑得很得意,但是柴禹琼旁边的小非有些替自己的父亲担心。果然等到他再看见自己父亲的时候,看见了他刚毅的脸上一左一右两个白白的小手印,而那个小罪魁祸首还在继续的荼毒着父亲的俊脸。他好不容易憋住没有笑出来,要不然那个小魔女就要继续祸害自己了。“琼,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司辰和姬连鹤带着自己的儿子从后边走过来,没有看见柴禹琼脸上的东西。“司叔叔。”小爱看着后边来的两个帅哥,笑得更加开心了。司辰上次已经领教过一次她的整人神功了,看她笑得这么开心,有些担心,他急忙说,“鹤,你很久没有看见小爱了,抱抱她。”姬连鹤不疑有他,看着小可的女儿真是感慨万千啊,伸手去抱她,但是刚刚接到这个小丫头,却看见了琼脸上的小手印,吃惊的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上现在也有了对称的一对。柴禹琼看见姬连鹤的样子不由的大笑起来,不过看着他的样子好像也意识到自己的脸上出现了什么,他们都气呼呼的看着手里的小爱。糟了,看着两个重量级人物都危险的看着自己,小爱展开了她纯洁的笑脸,希望可以躲过一劫。“小爱,你又闯祸了!”我看着站在大厅里边的几大几小,这个小丫头又淘气了。“妈妈。”小爱从来没有觉得妈妈的训斥这么悦耳。“木头?鹤?你们怎么……”我把要笑出来的声音又憋回去了,然后了然的看着他们怀里的小人儿,“是不是又是你啊。”“人家只是惩罚他们一下,”小爱无辜的说。“哦?为什么要惩罚一下我们呢。”柴禹琼危险的看着小爱。“你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小爱了,应该都忘记小爱了吧。”她低着小脸,好像要哭的样子。姬连鹤脸上的阴郁一扫而光,“怎么会,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他捏捏小爱的脸颊,放开了她。小爱跑到我的身边,老实的跟在她的后边。“我说小可啊,你的女儿真像你啊。”柴禹琼开始掏出手帕擦拭着脸上的面粉。“她可比我厉害。”我拍拍她的脑袋,“我可不敢给你们来这样一下呢。”“来齐了?”荆程风从外边走进来,看这一屋子熟悉的面孔,笑了起来。“我们开饭吧。”这边的小桌子上,小爱笑着对这里的几个优质小孩子说,“诸位GG有没有给小爱带什么礼物啊。”小非无奈的拿出了自己的小手枪,“这是爸爸给我弄得,送你一个好了,小爱,不要再搜刮我们了。”“小齐呢,要是你不给我,我就告诉姬叔叔,你欺负我。”小爱恐怖的看着他。“我是真的没带,要不我身上的东西你随便拿一件好了。”他一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样子。而这边的大饭桌上,小爱每说一句,我和风的脸上就黑一层。而其他的人则是一连兴味的看着几个小孩。小爱搜了搜,没找到好东西,放弃的开始看向小炜,“你呢?”看着魔女的笑容,小炜的心里也开始发毛,“我身上也什么都没有。”“不信!”小爱看着他一副捂着脖子的样子,肯定那里有好东西,大力的从他的脖子里拽出一条链子。“那是我家家传的。”小炜看着小爱手里的东西着急的说。“没关系,小爱喜欢吗?”司辰倒是一连笑意的看着小爱。“喜欢,是不是送给我了。”小爱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小炜,要是小爱喜欢你是不是送给他了?”司辰的笑,让这里的几个人都觉得有问题。“好啊。”父亲笑得好奸诈哦。“太好了。”司辰抱起了小爱,走到我的面前,笑着说,“这块可是我们家家传的玉佩哦,专门给媳妇的。”小爱傻了,没有想到自己一向抢东西,这次却抢出一个丈夫来。“好啊,既然司辰愿意,我是不会反对的。”我看着女儿傻傻的样子,难得有了一个报复她的机会。“小可。”荆程风有些担心的看着女儿。“不要紧的,小爱可是自己愿意的哦。”我也看着小爱奸诈的说。然后小爱和这里的几个小孩莫明其妙的故事就留到下回了,拜拜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