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自传

  然而,我的观点是–我们别无选择。我们不需要搞一次民意调查来确信大多数美国人――共和党人、民主党人、无党派人士――已经厌烦充满利益纷争的政治死局,厌恶少数派在意识形态领域强加自己的”绝对真理”。不管来自”红州”还是”蓝州”,我们都深感政治辩论中缺少诚实、严肃和常识,都憎恶看似依旧虚伪狭隘的选择菜单。不管信仰宗教与否,不管肤色是黑是白或棕色,我们都真正地意识到了,这个国家的首要任务正在被忽视。如果不尽快调转航向,我们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把由强变弱的美国留给后人的一代。或许在美国近代史上,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一种新的政治,它能够唤醒我们的相互理解,并在此基础上,团结整个美利坚民族。

  ”我不太记得他当时的原话了,但是大意如此,’好的,事实上,我想写这本书’他真正想要的是像Virginia·沃尔芙所住的那样的干净而且光线好的房间。”所以,Baird教授给了他一间,一间离法学院图书馆很近的小办公室,连着法学院联谊会,Baird教授是想引导他日后能全职教书。

  说出真相的快艇老兵 2004年大选时,一个名叫”说出真相的快艇老兵”(Swift
Boat Veterans for
Truth)的527团体投放大量电视广告,质疑民主党候选人约翰o克里(John
Kerry)越战事迹的真实性,对克里的支持率造成重大打击。因为这个团体和布什竞选班子有种种隐性关联,成为上次总统大选中最富争议的事件。

  这就是本书的主题:我们怎么开始去改变我们的政治和民生?并不是说我清楚怎么做。我也不知道如何去做。尽管在我每章都讨论了许多迫在眉睫的政治危机,并粗略地给出了一些可行的个人建议,但我的解决方法也经常是片面不完整的。我并没有在此给美国政府提供一个统一的理论,这些书页也没有提出一个行动宣言,没有配备完整的图表、时间表以及
“10项方针”的行动纲领。

  在和时代图公司书签了合同之后,他写了一部分手稿。他当时的编辑,现为William
Morrow出版公司的副董事、执行编辑的Henry
Ferris说,他的稿子不太需要编辑。他只需要简单的指导,如何删去不必要的内容,如何分章节,从而使文章不至过于冗长。Ferris说,他的作品”完全是他自己的”。

  NRA(全国步枪协会)的英文全称是”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

  恰恰相反,我这里所说的是一些更朴素的东西:自省引导我走向公众生活的价值观和理想,反思当今政治话语中无益地制造对立的伎俩。当然,还有从我自己作为参议员和律师、丈夫和父亲、基督徒和怀疑论者的个人经历出发,基于追求共同利益的理念,给出我认为构建政治的最佳方法。

  Ferris和奥巴马之间的协作绝大部分是通过电话,手稿通过联邦快递在纽约和芝加哥之间传递。奥巴马很喜欢给杂志写文章,他甚至在一个大学文学杂志上发表了诗歌,但他从来没有真想写一本书,挣扎着才得以完成。他的同母异父的妹妹Maya
Soetoro-Ng说,他最终和妻子米歇尔跑到巴厘岛安一下心,”去发现一个安静的世外桃源,那里没有电话”。他给少数几个亲近的亲戚看他写的初稿,其中有他的外婆,Soetoro-Ng女士说,”这让她有点不安,写出了自己的家庭,但在堪萨斯(奥巴马的外婆来自堪萨斯州–译注)你不会那样做”。

  客籍法和惩治叛乱法(Alien and Sedition Acts)(1798)
联邦党为了在可能爆发的对法战争中确保国内安全、杜绝颠覆,作为战备措施而在国会通过的四项国内安全法,对外侨及新闻报道施加限制。

  本书的结构体系安排如下:第一章盘点了美国近代政治史,并试图探源当今激烈的党派偏见;第二章讨论了新的民众政治赖以建立的共同价值观基础;第三章探究了宪法不仅是个人权利的源头,同时它还是组织民主对话、探讨共同未来的工具;第四章讲述了一些包括金钱、媒体、利益集团及立法程序在内的体制因素带来的负面影响,连那些抱负远大的政治家都难逃一劫;剩下的五章就如何跨越分歧,有效解决实际问题给出了意见。这些问题包括:许多美国家庭面临的日益增长的经济风险,国内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聚集在美国周边虎视眈眈的跨国威胁,如恐怖主义和流行病等。

  在《父亲的梦想》的序言中,奥巴马承认使用假名,合成人物特征,对话内容只是大意,发生的事情也并非按照时间顺序进行叙述。在最近几起虚构内容的传记出版丑闻面前,他的所写算是很好了。”他小心的考虑到别人的感受,”他的这本书的第一版平装版的编辑Deborah
Baker说,”事实上,很多很多事实,你是无法编造的。”

  平权运动 又称”反歧视运动”,主要用于北美国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