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贴近大地的胸怀,卦六十四

齐纪八 齐东昏侯永元元年(己卯,公元499年)

【原文】

【原文】

  [1]春,正月,戊寅朔,大赦,改元。

  (坤下坤上)坤(1):元亨。利牝马(2)之贞。君子有攸(3)往,先迷,后得主(4)。利西南,得朋⑤;东北,丧朋。安贞吉(6)

  (坎下离上)未济①:亨。小狐讫济②,儒其尾。无攸利。

  [1]春季,正月,戊寅朔(初一),南齐大赦天下,改年号为永元。

  初六:履霜,坚冰至。

  初六:儒其尾,吝。

  [2]太尉陈显达督平北将军崔慧景军四万击魏,欲复雍州诸郡;癸未,魏遣前将军元英拒之。

  六二:直,方,大(7);不习(8),无不利。

  九二:曳其轮,贞吉。

  [2]南齐太尉陈显达督率平北将军崔慧景四万大军出击北魏,想要收复雍州诸郡。癸未(初六)北魏派遣前将军元英前去抵抗。

  六三:含章(9),可贞(10)。或从王事(11),无成有终。

  六三:未济。征,凶。利涉大川。

  [3]乙酉,魏主发邺。

  六四:括囊(12),无咎无誉。

  九四:贞吉,悔亡。震用伐鬼方③,三年,有赏于大国④。

  [3]乙酉(初八),北魏孝文帝从邺城出发返回洛阳。

  六五;黄裳(13),元吉。

  六五:贞吉,无悔。君子之光⑤,有孚,吉。

  [4]辛卯,帝礼南郊。

  上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14)。

  上九:有争于饮酒,无咎。濡其首,有争,失是(6)。

  [4]辛卯(十四日),南齐皇帝萧宝卷在南郊祀天。

  用六(15):。利永贞。

  【注释】

  [5]戊戌,魏主至洛阳,过李冲冢。时卧疾,望之而泣;见留守官,语及冲,辄流涕。

  【注释】

  ①未济是本卦的标题。未济的意思与既济相反,全卦接着申说上一卦的道理,仍以“济”的意思作标题。②讫(qi):用作“几”,意思是将要。济:渡水。③震:动。④大国:这里指殷。⑤光:光荣,荣耀。(6)是:用作“题”,意思是额部,这里代指头部。

  [5]戊戌(二十一日),北魏孝文帝回到洛阳,路过了李冲的坟墓。当时,孝文帝因病而不能起身,所以望着李冲的坟墓而哭泣。回宫之后,孝文帝见到当时与李冲一同留守洛阳的其他官员,说到李冲,他泪流满面,不胜思念。

  ①坤是本卦标题。坤的卦象是六个阴交,用来表示大地以及阴柔的事物。本卦的内容与人在地上的生活有关。②牝(pin)马:母马。③攸(y0U):所。(4)主:主人,这里指接待旅客的房东。(5)朋:朋贝,周代的货币。十枚贝壳串在起就是朋。(6)安贞吉:占问定居而得到吉利的预兆。(7)直,方,大:指地貌平直、方正、辽阔。(8)习:熟悉。(9)含章:指周武王伐纣,战胜商纣王。(10)可贞:称心如意的占卜。(11)王事:大事,指战争。战争和祭把在古代都是最重要的事。(12)括:收束,扎紧。囊:布口袋。(13)黄裳:黄色的裙或裤。这是尊贵吉祥的标志。(14)玄黄:血流的样子,是说血流得很多。(15)用六:坤卦特有的交名。“用六”表示坤卦的全阴交将尽变为全阳交。①坤是本卦标题。坤的卦象是六个阴交,用来表示大地以及阴柔的事物。本卦的内容与人在地上的生活有关。②牝(pin)马:母马。③攸(y0U):所。(4)主:主人,这里指接待旅客的房东。(5)朋:朋贝,周代的货币。十枚贝壳串在起就是朋。(6)安贞吉:占问定居而得到吉利的预兆。(7)直,方,大:指地貌平直、方正、辽阔。(8)习:熟悉。(9)含章:指周武王伐纣,战胜商纣王。(10)可贞:称心如意的占卜。(11)王事:大事,指战争。战争和祭把在古代都是最重要的事。(12)括:收束,扎紧。囊:布口袋。(13)黄裳:黄色的裙或裤。这是尊贵吉祥的标志。(14)玄黄:血流的样子,是说血流得很多。(15)用六:坤卦特有的交名。“用六”表示坤卦的全阴交将尽变为全阳交。

  【译文】

  魏主谓任城王澄曰:“朕离京以来,旧俗少变不?”对曰:“圣化日新。”帝曰:“朕入城,见车上妇人犹戴帽、著小袄,何谓日新!”对曰:“著者少,不著者多。”帝曰:“任城,此何言也!必欲使满城尽著邪?”澄与留守官皆免冠谢。

  【译文】

  未济卦:亨通。小狐狸将要渡过河,打湿了尾巴。没有什么吉利。

  孝文帝问任城王元澄:“朕离开京城以来,旧的风俗习惯多少得到改变没有?”元澄回答说:“在圣上的教化之下,风俗日新月异。”孝文帝又反问:“朕入城时,看见车上坐的妇女们还戴着帽子,穿着小袄,还是老习俗,这怎么能说是日新月异呢?”元澄又回答说:“穿戴的人少,不穿戴的人多。”孝文帝道:“任城王呀,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呀?难道你还想让满城妇女都戴帽、穿小袄吗?”元澄和其他留守官们都免冠向孝文帝谢罪。

  坤卦:大吉大利。占问母马得到了吉利的征兆。君子贵族外出旅行经商,开始时迷了路,后来遇上招待客人的房东。往西南方向走有利,可以获得财物;往东北方向走会丧失财物。占问定居,得到吉利的预兆。

  初六:打湿了尾部,倒霉。

  甲辰,魏大赦。魏主之幸邺也,李彪迎拜于邺南,且谢罪。帝曰:“朕欲用卿,思李仆射而止。”慰而遣之。会御史台令史龙文观告:“太子恂被收之日,有手书自理,彪不以闻。”尚书表收彪赴洛阳。帝以为彪必不然;以牛车散载诣洛阳,会赦,得免。

  初六:脚下踩到了薄霜,结成坚实冰层的时令就快要到了。

  九二:拉车渡河,占得吉兆。

  甲辰(二十七日),北魏大赦天下。孝文帝去邺城之时,李彪在邺城南边迎拜了他,并且表示服罪。孝文帝对李彪说:“朕想要重新使用你,但是一想起仆射李冲就不打算这样做了。”于是,安慰了几句,最后打发他走了。恰在这时,御史台令史龙文观报告说:“太子元恂被拘收之日,有一封亲笔信为自己申辩,但是李彪私自押下没有上报。”尚书上表要求拘押李彪到洛阳来审理此事。孝文帝却认为李彪一定不会那样做的,所以让他坐牛车来洛阳。正好遇上大赦天下,李彪得以幸免。

  六二:大地的形貌平直、方正、辽阔;虽然去到不熟悉的陌生地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六三:渡不了河。出行,凶险。有利于渡过大江大河。

  [6]魏太保齐郡灵王简卒。

  六三:周武王战胜殷商,是很好的占卜。有人参与战争,虽然没有战绩,但结局却很好。

  九四:占得吉兆,没有悔恨。周人动员出征,讨伐鬼方,三年取胜,得到大国段的赏赐。

  [6]北魏太保齐郡灵王元简去世。

  六四:把收成装进口袋捆好,收成不好不坏。

  六五:占得吉兆,没有悔恨。打胜仗,抓俘虏,是君子的荣耀。吉利。

  [7]二月,辛亥,魏以咸阳王禧为太尉。

  六五:黄色裙裤是大吉大利的象征。

  上九:抓到俘虏,饮酒庆功。没有灾祸。打湿了头部,抓到俘虏,砍下他们的头。

  [7]二月,辛亥(初五),北魏任命咸阳王元禧为太尉。

  上六:龙在旷野上争斗,血流遍地。

  【读解】

  [8]魏主连年在外,冯后私于宦者高菩萨。及帝在悬瓠病笃,后益肆意无所惮,中常侍双蒙等为之心腹。

  用六:这是永久吉利的最好征兆。

  上一卦讲济与不济的转化,似乎意犹未尽,于是这一卦接着申说。理还是那个理,事多半还是那些事,主题还是那个主题,角度还是那个角度。一正一反,既济中有未济,未济中又有既济,于是,功德圆满了。

  [8]北魏孝文帝连年在外奔忙,冯皇后私通于宦官高菩萨。到了孝文帝在悬瓠病重之时,冯皇后更加肆意淫乱,无所忌惮,中常侍双蒙等人是她的心腹。

  【读解】

  从这当中,再一次反映了中国人善于从正反两方面、对立两方面去体悟宇宙人间万事万物运动变化的思维习惯。不济中有济,讨伐鬼方就是;济中有不济,殷被周灭就是。正如有生命就意味着有死亡,也只有不断的死亡,才会有不断的新生命诞生出来。于是,万物生生不息,新陈代谢,推陈出新。

  彭城公主为宋王刘昶子妇,寡居。后为其母弟北平公冯夙求婚,帝许之;公主不愿,后强之。公主密与家僮冒雨诣悬瓠,诉于帝,且具道后所为。帝疑而秘之。后闻之,始惧,阴与母常氏使女巫厌祷,曰:“帝疾若不起,一旦得如文明太后辅少主称制者,当赏报不赀。”

  大地是人们赖以生存的根基。它虽然没有上天那么高高在上、神圣而神秘,却让人感到实在、亲切。“坤”卦几乎涉及到了人们在大地上所从事的衣、食、住、行等全部重要活动,不由得让我门想到古人凭直感体验到的贴近大地胸膛的那种亲切而深情的眷念,因而从大地占得的征兆都是吉祥顺意的。这样一种认识和现念,简直可以说是一首大地母亲的颂歌。

  既然是运动变化不止,就没有永恒静止不变的东西。既济不会永远是既济,不济不会永远是不济。君不见,“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这已是过去了的皇历。如今,谁能领风骚几年、甚至几个月,就很不错了。运动变化的速度大大加快,快得令人眼花纷乱,目不暇接,再也没有谁敢于自夸是“不倒翁”,再也没有谁敢吹嘘代表了“永恒真理”,“永恒正义”。

  北魏彭城公主是宋王刘昶的儿媳妇,守寡而居。冯皇后想要让彭城公主再嫁给她的胞弟北平公冯夙,特意求婚,孝文帝答应了。但是,彭城公主却不愿意,冯皇后就强迫她,彭城公主只好秘密地与家中的仆人一起冒雨赶到悬瓠,把冯皇后逼婚的情况告诉了孝文帝,并且还把冯皇后与人私通的事也讲了。孝崐文帝听后心有疑端,但秘而不宣。冯皇后知道风声之后,开始害怕了,因此私下里经常与自己的母亲常氏在一起让女巫祈祷鬼神降灾于孝文帝,诅咒他快快死去,许愿说:“皇帝的病如果好不了,一旦我能象文明太后那样辅佐少帝垂帘听政的话,定将重加赏报,不计其量。”

  人类由远古的采集、狩猎的生存方式,过渡到相对稳定和有保障的从事农牧商业的生存方式,是从漂泊、冒险、为生存而挣扎向安居乐业、休养生息的巨大飞跃。在这个飞跃过程中,必定会产生人类对大地无尽的亲情。西方传说中的巨人,只有紧贴大地才会获得无穷的力量。可见,对大地的亲情是一种具有普遍性的的人类情感。

  如果要说有什么永恒的话,新陈代谢,代谢无疆,就是真正的永恒。

  帝还洛,收高菩萨、双蒙等,案问,具伏。帝在含温室,夜引后入,赐坐东楹,去御榻二丈余,命菩萨等陈状。既而召彭城王勰、北海王详入坐,曰:“昔为汝嫂,今是路人,但入勿避!”又曰:“此妪欲手刃吾胁!吾以文明太后家女,不能废,但虚置宫中,有心庶能自死;汝等勿谓吾犹有情也。”二王出,赐后辞诀;后再拜,稽首涕泣。入居后宫,诸嫔御奉之犹如后礼,唯命太子不复朝谒而已。

  上有神圣幽远的苍天可以崇仰,下有广袤坚实的大地可以依靠,于是,人类的肉体和灵魂便有了寄居之所,寻到了永恒的家园。世事的推移,人间的沧桑,在永恒的天与地之间,像一条涌动着的河流,昼夜不舍地向前奔腾。生命的律动,就在天、地、人的交融感应中显现出来。

  孝文帝回到洛阳之后,收拘了高菩萨、双蒙等人,加以审问,全都招供认罪。于是,孝文帝坐在含温室,到了夜间让冯皇后进去,叫她坐在东边屋子里,离自己的坐榻有两丈多远,然后命令高菩萨等人坦白交待与皇后淫乱之事。然后,孝文帝又把彭城王元勰、北海王元详两人召进去,让他们坐下,并且指着冯皇后对他们说:“过去她是你们的嫂子,从今开始就是两旁路人了,所以只管进来勿须回避。”接着又说:“这老妇人想要拿刀刺我的胁下,我因她是文明太后家的女儿,不能废掉她,只是把她虚置在宫中,她如果有廉耻之心的话,或许能自取一死。所以,你们不要以为我还对她有什么情份。”彭城王和北海王出去了,孝文帝问冯皇后最后还有什么话要说,冯皇后再次向孝文帝行拜礼,跪地磕头,涕泣不已,然后离开了孝文帝。冯皇后回到后宫幽居,诸嫔妃们还照样对她施行皇后之礼,只是命令太子不再每天早晨去向她请安。

  初,冯熙以文明太后之兄尚恭宗女博陵长公主。熙有三女,二为皇后,一为左昭仪,由是冯氏贵宠冠群臣,赏赐累巨万。公主生二子,诞,。熙为太保,诞为司徒,为侍中、尚书,庶子韦为黄门郎。黄门侍郎崔光与聿同直,谓韦曰:“君家富贵太盛,终必衰败。”聿曰:“我家何所负,而君无故诅我!”光曰:“不然。物盛必衰,此天地之常理。若以古事推之,不可不慎。”后岁余而败。性浮竞,诞屡戒之,不悛,乃白于太后及帝而杖之。由是恨诞,求药,使诞左右毒之。事觉,帝欲诛之,诞自引咎,恳乞其生。帝亦以其父老,杖百余,黜为平城民。及诞、熙继卒,幽后寻废,聿亦摈弃,冯氏遂衰。

  起初,冯熙以文明太后哥哥的身份娶景穆太子的女儿博陵长公主为妻。冯熙有三个女儿,两个为皇后,一个是左昭仪,因此冯氏家族宠贵冠于群臣之上,仅朝廷所给之赏赐就累计在亿万之上。博陵长公主生了两个儿子,即冯诞和冯。冯熙本人任太保,其子冯诞任司徒,冯任侍中、尚书,冯熙的妾所生儿子冯聿任黄门郎。黄门侍郎崔光与冯聿一同在禁中当值,崔光对冯隶说:“您家荣华富贵太过头了,物极必反,最后一定要衰败。”冯聿一听不高兴了,回答说:“我家有何对不起您的地方,您为什么要这样无缘无故地诅咒我呢?”崔光又说:“哪里是诅咒你。世上万事万物,盛极而衰,这是天地的常理。如果以古事来推论,您对此不可不慎重呀。”果然,一年多之后,冯就出事垮台了。冯性情浮华,好争好斗,冯诞屡次告戒他,然而终无悔改之迹,于是就上告文明太后和孝文帝,用棍杖狠狠教训了他一顿。因此,冯非常记恨冯诞,于是找来毒药,让冯诞左右的人下药毒死冯诞。事情败露之后,孝文帝准备杀掉冯,冯诞却引咎自责,恳切地乞求孝文帝放他一条生路。孝文帝也考虑到他们的父亲年事已高,就饶冯不死,而只是打了他一百多杖,贬为平城平民。等到冯诞、冯熙相继去世之后,不久冯皇后被废,冯聿也被摒弃不用,于是冯氏家族从此衰落。

  [9]魏以彭城王勰为司徒。

  [9]北魏任命彭城王无勰为司徒。

  [10]陈显达与魏元英战,屡破之。攻马圈城四十日,城中食尽,啖死人肉及树皮。癸酉,魏人突围走,斩获千计。显达入城,将士竞取城中绢,遂不穷追。显达又遣军主庄丘黑进击南乡,拔之。

  [10]南齐陈显达与北魏元英交战,陈显达屡胜元英。南齐军队围攻马圈城,整整围困了四十天,城中粮食尽绝,只好吃死人肉和树皮。癸酉(二十七日),北魏人马突围逃走,被南齐军队斩获上千人。陈显达率部入城,将士们争相掠取城中的绢匹,因此没有去追击北魏逃兵。陈显达又派军主庄丘黑进击南崐乡,也占领了该地。

  魏主谓任城王澄曰:“显达侵扰,朕不亲行,无以制之。”三月,庚辰,魏主发洛阳,命于烈居守,以右卫将宋弁兼祠部尚书,摄七兵事以佐之。弁精勤吏治,恩遇亚于李冲。

  北魏孝文帝对任城王元澄说:“陈显达率兵来侵扰,朕如果不亲自出征,就无法抵制住他。”三月庚辰(初四),孝文帝率兵从洛阳出发,命令于烈留守洛阳,又任命右卫将军宋弁兼任祠部尚书,代理尚书七兵曹事,协助于烈。宋弁为人兢兢业业,尽职尽责,孝文帝对他的恩遇仅次于李冲。

  癸未,魏主至梁城。崔慧景攻魏顺阳,顺阳太守清河张烈固守;甲申,魏主遣振威将军慕容平城将骑五千救之。

  癸未(初七),北魏孝文帝到达梁城。南齐崔慧景进攻北魏顺阳,顺阳太守清河人张烈顽强固守。甲申(初八),孝文帝派遣振威将军慕容平城率领骑兵五千去援救张烈。

  自魏主有疾,彭城王勰常居中侍医药,昼夜不离左右,饮食必先尝而后进,蓬首垢面,衣不解带。帝久疾多忿,近侍失指,动欲诛斩;勰承颜伺问,多所匡救。丙戌,以勰为使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勰辞曰:“臣侍疾无暇,安能治军!愿更请一王,使总军要,臣得专心医药。”帝曰:“侍疾、治军,皆凭于汝。吾病如此,深虑不济;安六军、保社稷者,舍汝而谁!何容方更请人以违心寄乎!”

  自从孝文帝患病之后,彭城王元勰经常住在宫中,侍奉孝文帝看病吃药,昼夜不离其左右,凡是给孝文帝的饮食,他一定先尝一下然后才进上,如此日夜辛劳,以致蓬首垢面,衣不解带,不能好好地睡上一觉。孝文帝由于久病而脾气急躁,在身旁侍奉他的人稍稍有点不如意,动不动就让斩了,元勰瞅他情绪好的时候乘机言劝,救了不少人的性命。丙戌(初十),孝文帝任命元勰为使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元勰辞而不受,说:“我要侍奉护理圣上养病,没有闲暇,怎么还能统管军队呢?希望另外请一个藩王,让他来掌握军权,以便
我能专心护理圣上。”孝文帝不同意,说:“护理、掌管军队两样事情,全都依托于你。我病到这个样子,深深地感到恐怕不行了,而安定六军、保卫社稷者,除了你还能有谁呢?你哪能让我违背自己的心意而另外再请别人来担当此重托呢?”

  丁酉,魏主至马圈,命荆州刺史广阳嘉断均口,邀齐兵归路。嘉,建之子也。

  丁酉(二十一日),北魏孝文帝到达马圈,并命令荆州刺史广阳王元嘉截断均口,以阻拦南齐军队的退路。元嘉是元建的儿子。

  陈显达引兵渡水西,据鹰子山筑城;人情沮恐,与魏战,屡败。魏武卫将军元嵩免胄陷陈,将士随之,齐兵大败。嵩,澄之弟也。戊戌,军主崔恭祖、胡松以乌布幔盛显达,数人担之,间道自分碛山均水口南走。己亥,魏收显达军资亿计,班赐将士,追奔至汉水而还。左军将军张千战死,士卒死者三万余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