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祖武皇帝下永明十一年,提防物极必反的忧患意识

  [30]冬,十月,戊寅朔,魏主如金墉城,徵穆亮,使与尚书李冲、将作大匠董尔经营洛都。己卯,如河南城;乙酉,如豫州;癸巳,舍于石济。乙未,魏解严,设坛于滑台城东,告行庙以迁都之意。大赦。起滑台宫。任城王澄至平城,众始闻迁都,莫不惊骇。澄援引古今,徐以晓之,众乃开伏。澄还报于滑台。魏主喜曰:“非任城,朕事不成。”

  上九:倾否(10)。先否,后喜。

  但是,道德的作用毕竟是有限的。社会行为的规范还必须辅之以律法,月一定的强制措施来制约那些越轨者。况且,道德的说教对某些人(包括历代统治者)难以发挥作用,甚至还有口是心非、阳奉阴违的人,以及敢于公开挑战道德准则的人。因此,善良的愿望总得配合着切实可行的措施制度,才会如愿以偿。

  [20]郁林王性辩慧,笑容止,善应对,哀乐过人;世祖由是爱之。面矫情饰诈,阴怀鄙慝,与左右群小共衣食,同卧起。

  上九:干坏事要倒霉。先碰上恶运,最后还是可以交好运。

  六三:意料之外的灾祸。有人将牛拴住,过路的人顺手把牛牵走了,邑人丢牛得了意外之灾。

  奂子彪,素凶险,奂不能制。长史殷睿,奂之婿也,谓奂曰:“曹、吕来,既不见真敕,恐为奸变,正宜录取,驰启闻耳。”奂纳之。彪辄发州兵千余人,开库配甲仗,出南堂,陈兵,闭门拒守。奂门生郑羽叩头启奂,乞出城迎台使,奂曰:“我不作贼,欲先遣启自申;正恐曹、吕等小人相陵藉,故且闭门自守耳。”彪遂出,与虎军战,兵败,走归。三月,乙亥,司马黄瑶起、宁蛮长史河东裴叔业于城内起兵,攻奂,斩之,执彪及弟爽、弼、殷睿,皆伏诛。彪兄融、琛死于建康,琛弟秘书丞肃独得脱,奔魏。

  强烈的忧患意识,大概是中华民族积淀已久的心态结构。翻检一下我们的俗语、成语中累积起来的这方面的智慧(如“晴带雨伞,饱带饥粮”,如未雨绸缪”等等),就可以发现我们的祖先正是时刻怀揣着这种忧患意识从远古走来;我们民族强大的生命力,也正在于在不断变幻的宇宙天地人间中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以内在的智慧来对付各种不利的挑战。

  六二:不耕种就要收获,不开垦荒地就想耕种熟地。妄想者的行为难道有利吗?

  [36]御史中丞江淹劾奏前益州刺史刘悛、梁州刺史阴智伯脏货巨万,皆抵罪。初,悛罢广、司二州,倾赀以献世祖,家无留储。在益州,作金浴盆,余物称是。及郁林王即位,悛所献减少。帝怒,收悛付廷尉,欲杀之;西昌侯鸾救之,得免,犹禁锢终身。悛,之子也。

  六三:庖厨中有美味。

  【读解】

  [24]丁巳,魏主诏车驾所经,伤民秋稼者,亩给谷五斛。

  【读解】

  九五:得了病不胡思乱想,不吃药也会痊愈。

  [31]壬寅(二十五日),萧昭业尊皇太孙太妃王氏为皇太后,立正室何婧英为皇后。

  九四:君王有赏赐的命令,没有灾祸,但不知得到赏赐的人是谁。

  初九:无妄往,吉。

  [9]光城蛮人首领、征虏将军田益宗率领自己部落四千多户人家反叛,向北魏投降。

  【译文】

  这个立意不能说不好。讲究“思无邪”、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中国传统思想,总是用各种理论、例证、乃至说教来加强和提高人们的自觉性,通过个人人格的修养,来确立人们心中的道德律令、行动准则。

  初,西昌侯鸾为太祖所爱,鸾性俭素,车服仪从,同于素士,所居官名为严能,故世祖亦重之。世祖遗诏,使竟陵王子良辅政,鸾知尚书事。子良素仁厚,不乐世务,乃更推鸾,故遗诏云“事无大小,悉与鸾参怀”,子良之志也。

  ①本卦的标题是否(PT)。原经文卦象后无“否”字。否的意思是闭塞,不好,与“泰”的意思相反。卦象是表示天的“乾”和表示地的“坤”相叠加,以示阴阳阻塞,不相通畅。全卦内容仍然是讲对立面相互转化的道理。②否:不好,这里指做坏事。匪人:败类,小人。③包:用作“庖”,指庖厨。承:用作“普”,意思是肉。④羞:即“饈”的本字,意思是美味。⑤有命:君王有赏赐的命令。(6)畴:谁。离:受到,得到。祉:福。(7)休否:不要干坏事。(8)亡:危险,败亡。其亡其亡:危险到了极点。(9)苞桑:苞草和桑树枝。(10)倾:覆灭,倒下。倾否:干坏事要倒霉。①本卦的标题是否(PT)。原经文卦象后无“否”字。否的意思是闭塞,不好,与“泰”的意思相反。卦象是表示天的“乾”和表示地的“坤”相叠加,以示阴阳阻塞,不相通畅。全卦内容仍然是讲对立面相互转化的道理。②否:不好,这里指做坏事。匪人:败类,小人。③包:用作“庖”,指庖厨。承:用作“普”,意思是肉。④羞:即“饈”的本字,意思是美味。⑤有命:君王有赏赐的命令。(6)畴:谁。离:受到,得到。祉:福。(7)休否:不要干坏事。(8)亡:危险,败亡。其亡其亡:危险到了极点。(9)苞桑:苞草和桑树枝。(10)倾:覆灭,倒下。倾否:干坏事要倒霉。

  (震下乾上)无妄①:元亨,利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齐纪四 齐武帝永明十一年(癸酉,公元493年)

  【注释】

【原文】

  六月,丙戌(初七),北魏孝文帝下令在黄河上修筑大桥,准备让南下大军由桥上渡过黄河。秘书监卢渊上书,认为:“以前太平时代的君主,从来没有过亲自统率大规模军队作战,在双方交战阵地上决一胜负的,还不是因为胜利了并不足以显示勇敢,而失败了则会使自己的威望受到损失吗?以前,曹操统率一万名疲惫不堪的士卒打败了袁绍,谢玄率领三千名步兵,摧毁了苻坚的大军,胜利与失败的变化,决定于转眼的工夫,而不在于人数多少。”孝文帝下诏回答说:“太平时代的君主,之所以不亲自统率军队作战,有的是因为天下已经统一,不再存在敌人;有的是因为懦弱卑怯,苟且偷安。现在说是天下已经统一、太平,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与懦弱卑劣的人相比,又是十分可耻的。如果太平时期的君主一定不应该亲自统率军队作战,那么,古代的君王特别制造的战斗时使用的革车,又会有什么用呢?曹操之所以能取得胜利,是因为他依仗名正言顺。苻坚之所以失败了,其根源也是由于他失德无道。怎么能是人数少就一定能战胜人数多,力量弱就一定能战胜力量强的呢?”丁未(二十八日),孝文帝讲论武事,命令尚书李冲负责选拔将官。

  六三:包羞④。

  九四:可贞,无咎。

  [18]魏山阳景恒公尉元卒。

  初六:拔掉茅茹草,按它的种类特征来分辨。征兆吉利、亨通。

  无妄卦:大亨大通,吉利的占问。如果思想行为不正当,就会有灾祸。不利于外出有所往。

  [13]襄阳蛮酋雷婆思等帅户千余求内徙于魏,魏人处之沔北。

  九五:不要干坏事,王公贵族知道就好。多么危险呵,国家命运就像系在苞草和桑枝上一样。

  【注释】

  始为南郡王,从竟陵王子良在西州,文惠太子每禁其起居,节其用度。王密就富人求钱,无敢不与。别作钥钩,夜开西州后阁,与左右至诸营署中淫宴。师史仁祖、侍书胡天翼相谓曰:“若言之二宫,则其事未易;若于营署为异人所殴及犬物所伤,岂直罪止一身,亦当尽室及祸。年各七十,馀生岂足吝邪!”数日间,二人相继自杀,二宫不知也。所爱左右,皆逆加官爵,疏于黄纸,使囊盛带之,许南面之日,依此施行。萧昭业担任南郡王时,跟随叔父、竟陵王萧子良一起住在西州。文惠太子萧子懋经常管束他的生活起居,限制他的花销费用。他就偷偷向富有人家要钱,没有人敢不给他。自己还另外制造了一把钥匙,夜里私自打开西州州府后门,和左右侍从一起到各个军营去荒淫欢宴。他的老师史仁祖和侍书胡天翼商议说:“如果我们把这件事报告给皇上或皇太子,事情就不会那么容易解决了。如果在军营中被别人打了,或者被狗什么的咬伤了,岂只是我们本身要获罪,我们全家都要被牵连进去。我们俩都年已七十,哪里还吝惜自己以后的岁月!”于是,几天之内,史仁祖和胡天翼都先后自杀,但武帝和太子却不知道。萧昭业对他所宠爱的左右侍从,都预先封爵任官,写在黄纸上,让这些人装在口袋里,随身携带,答应在他登基即位的时候,就照此执行。

  “泰”卦和“否”卦构成了相对应的一个组卦;泰是通顺,好,否是闭塞,不好,二者相反相成。先讲好的一面,再讲不好的一面,说明好、坏可以相互转化,好中有坏,坏中有好,好到极点可以变坏,坏到极点可以变好。由此,辩证的观点就金面地表达出来了。

  九四:利于占问,没有灾祸。

  [21]壬寅,魏主至肆州,见道路民有跛眇者,停驾慰劳,给衣食终身。

  (坤下乾上)[否]①:否之匪人(2),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

  六三:无妄之灾④。或系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灾。

  [12]丙子,以宜都王铿为南豫州刺史。先是庐陵王子卿为南豫州刺史,之镇,道中戏部伍为水军,上闻之,大怒,杀其典签;以铿代之。子卿还第,上终身不与相见。

  六二:包承③,小人吉,大人否亨。

  九五:无妄之疾,勿药有喜。

  中书郎王融,自恃人地,三十内望为公辅。尝夜直省中,抚案叹曰:“为尔寂寂,邓禹笑人!”行逢朱雀桁开,喧湫不得进,捶车壁叹曰:“车前无八驺,何得称丈夫!”竟陵王子良爱其文学,特亲厚之。

  九四:有命⑤,无咎。畴离祉(6)。

  上九:无妄行。有眚,无攸利。

  [15]建康僧法智与徐州民周盘龙等作乱,夜,攻徐州城,入之;刺史王玄邈讨诛之。

  九五:休否(7),大人吉。其亡其亡(8),系于苞桑(9)。

  六二:不耕,获;不菑,畬③。则利有攸往?

  萧昭业从小是由萧子良的妃子袁氏抚养大的,袁氏对他非常慈爱关心。王融阴谋立萧子良以后,萧昭业对萧子良也就深为忌恨起来。武帝的遗体移到太极殿时,萧子良住在中书省,于是,萧昭业就派虎贲中郎将潘敞率领二百名士卒驻守在太极殿西阶,严防不测。等到武帝的遗体装入棺木,各位亲王都走出宫中后,萧子良请求能允许他在这儿等到下葬那天再离开,未被应允。

  (否卦):做坏事的是小人,这是对君子不利的征兆。由大利转为小利。

  ①无妄是本卦的标题。妄的意思是乱,不正。无妄就是不要有不合正轨行为。全卦的内容是讲行为修养要合于正轨,不能乱来。无妄是卦中多见词,又与内容有关,所以用作标题。②菑(ZT):新开垦的荒地。(3)畬(yu):耕种了三年的熟地。④无妄:意料之外。①无妄是本卦的标题。妄的意思是乱,不正。无妄就是不要有不合正轨行为。全卦的内容是讲行为修养要合于正轨,不能乱来。无妄是卦中多见词,又与内容有关,所以用作标题。②菑(ZT):新开垦的荒地。(3)畬(yu):耕种了三年的熟地。④无妄:意料之外。

  [27]戊辰(二十日),北魏孝文帝渡过黄河;庚午(二十二日),抵达洛阳;壬申(二十四日),又前往以前的太学观看《石经》。

【原文】

  这一卦的主题是告诫人们不要有非分之想,不要胡作非为,思想和行为都要合于正道。换句话说,就是要想得正,行得端;反过来说,就是人正不怕影子歪。

  大司马、安定王拓跋休逮捕了三名偷盗的士卒,把他们绑起来到各个军营中游行示众,然后就要将他们斩首。孝文帝御驾巡视军营经过这里,下令赦免,拓跋休认为不能这样做,他说:“陛下亲自统领六军,将要远征江南,而如今我们刚刚走到这里,这些奸诈小人就开始偷盗抢劫,不斩了他们,我们怎么能禁止人们干坏事?”孝文帝说:“的确像你所说的那样。不过,君王的本体,有时常有意外的恩泽。这三人犯了这样的罪,虽然理应被处死,可是,命运使他们遇到了朕,即便他们违犯了军事法令,也可以特别赦免他们。”接着,又对司徒冯诞说:“大司马拓跋休执行法令严肃认真,你们以后不能不小心谨慎地做事。”军队的纪律也为此森严起来。

  不好的症结在于阻隔,在于相互对立。明白好、坏相互转化的道理,意在使人增强忧患意识,处世做人要时时小心谨慎,瞻前而顾后,居安而思危,然后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有了阻隔,产生了对立,就要想办法疏通、消解,把不利变为有利,把坏事变成好事。

  【译文】

  [17]戊子(初十),北魏实行戒严管制,发表正式文告,并将文告转交各地,宣称要南伐。齐武帝立刻下诏,发动扬州、徐州男子入伍,同时在各地大肆征兵买马,用以防备北魏大军的入侵。

  初六:拔茅茹,以其汇。贞吉,亨。

  上九:不要妄行。妄行有灾,没有什么好处。

  [13]襄阳蛮酋长雷婆思等人,率领一千多户居民向北魏投降,请求迁移到北魏境内居住,北魏把他们安置在沔水以北。

  六二;庖厨中有肉,这对平民百姓是好事,对王公贵族算不上好事。

  初九:不要有不合正道的行为,吉利。

  [26]世祖梓宫下渚,帝于端门内奉辞。车未出端门,亟称疾还内。裁入阁,即于内奏胡伎,铎之声,响震内外。丙寅,葬武皇帝于景安陵,庙号世祖。

  帝以群臣意多异同,谓卫尉卿、镇南将军于烈曰:“卿意如何?”烈曰:“陛下圣略渊远,非愚浅所测。若隐心而言,乐迁之与恋旧,适中半耳。”帝曰:“卿既不唱异,即是肯同,深感不言之益。”使还镇平城,曰:“留台庶政,一以相委。”烈,栗之孙也。

  中书郎王融依仗自己才能和门第,不到三十岁就打算作公辅。他有一次在宫中值夜,自己手抚桌子,叹息说:“竟然孤寂到如此地步,被邓禹所耻笑啊!”有一次,他路过朱雀桥,正赶上朱雀桥打开浮桥,行人车马不能前进,喧闹拥挤,王融就用手捶打车厢,叹息说:“车前没有八个骑兵开道,怎么能称得上是大丈夫!”竟陵王萧子良喜爱王融的文才,所以,对他特别优厚亲热。

  [3]北魏派员外散骑侍郎邢峦等人来访。邢峦是邢颖的孙子。

  [31]壬寅,尊皇太孙太妃为太后;立妃为皇后。

  [17]戊子,魏中外戒严,发露布及移书,称当南伐。诏发扬、徐州民丁,广设召募以备之。

  [12]丙子(二十七日),南齐任命宜都王萧铿为南豫州刺史。在这之前,曾任命庐陵王萧子卿为南豫州刺史,但萧子卿在前往任所的途中,把自己率领的军队假扮成水军模样取乐,武帝听说后,极为愤怒,下令杀了萧子卿的典签,又另派萧铿前往南豫接替萧子卿。萧子卿返回自己的家里,武帝直到去世,也不和他相见。

  孝文帝回到皇官,立刻召见拓跋澄,劈头就说:“刚才关于‘革卦’的事,现在要进一步和你讨论一下。在明堂上,我之所以大发脾气,是因为害怕大家争先恐后地发言,破坏了我一个大的决策,所以,我就声色俱厉,以此吓唬那些文武官员罢了。我想,你会了解朕的用心。”于是命令左右侍从退下,对拓跋澄说:“今天我所要做的这件事,确实是很不容易的。我们国家是在北方疆土上建立起来的,后来又迁都到平城。但是,平城只是用武力开疆拓土的地方,而不宜进行治理教化。现在,我打算进行改变风俗习惯的重大变革,这条路走起来确实困难,朕只是想利用大军南下征伐的声势,将京都迁到中原,你认为怎么样?”拓跋澄说:“陛下您打算把京都迁到中原,用以扩大疆土,征服四海,这一想法也正是以前周王朝和汉王朝兴盛不衰的原因。”孝文帝说:“北方人习惯留恋于旧有的生活方式,那时,他们一定会惊恐骚动起来,怎么办?”拓跋澄回答说:“不平凡的事,原来就不是平凡的人所能做得了的。陛下的决断,是出自您圣明的内心,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孝文帝高兴地说:“任城王真是我的张子房呀!”

  [4]丙子(二十五日),文惠太子萧长懋去世。萧长懋仪态风韵都很温和,武帝晚年喜欢游乐欢宴,就将尚书各曹的事务交给萧长懋处理,因此,萧长懋威望著称全国。

  [3]魏遣员外散骑侍郎邢峦等来聘。峦,颖之孙也。

  [1]春季,正月,南齐任命骠骑大将军王敬则为司空,任命镇军大将军陈显达为江州刺史。陈显达总认为自己出身寒门,却担任这么显要的官职,所以,每次升官时,他都面带恐惧,表情羞愧,并且告诫他的儿子,不要依仗自己富贵尊荣而欺凌他人。但是,他的儿子们却常常追求豪华奢侈,陈显达听说后,非常不高兴。他的儿子陈休尚担任郢府主簿的官职,途经九江,陈显达说:“麈尾、蝇拂,这些都是王家、谢家那样的人使用的东西,你不需要拿着它。”说完,就把这些东西拿过来,当着儿子的面烧掉了。

  [2]当初,武帝在石头城制造了三千辆没有篷帐的车辆,打算从陆路攻取彭城。北魏得知了这一情况。刘昶多次在北魏孝文帝面前哭泣、诉说,乞求派他到边界地带戍守,招收仍然怀念刘宋的百姓,向南齐报仇雪耻。孝文帝在经武殿招集文武官员,讨论南伐的事情,并在淮河、泗水之间贮备了很多喂马的草料。武帝听说了这一消息,任命右卫将军崔慧景为豫州刺史,防备北魏的入侵。

  [5]二月,魏主始耕藉田于平城南。

  郁林王萧昭业还没有登基即位时,大家都怀疑可能要册立萧子良,一时之间,传言很多。武陵王萧晔曾经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说:“如果选择辈分高的继承王位,就应该是我;如果选择嫡系继承王位,那么,就应该是皇太孙。”为此,萧昭业对萧晔深加信赖。直将军周奉叔和曹道刚二人,平时就是萧昭业的心腹,于是,命令二人同时主管殿中值班宿卫。过了几天,又任命曹道刚为黄门郎。

  [19]孝文帝派录尚书事、广陵王拓跋羽,手持皇帝的符节前去安抚六镇,并征调六镇的突击骑兵。丁亥(初九),孝文帝叩别永固陵。已丑(十一日),孝文帝亲自率领三十多万步、骑兵,从平城出发,大规模向南征伐。命令太尉拓跋丕和广陵王拓跋羽留在平城镇守,并加授使持节。拓跋羽说:“太尉最好全权负责管理,臣可以做他的副手。”孝文帝说:“年纪大的人有经验,能深谋远虑,年纪轻的人有气魄,遇事坚决果断,所以,你不要推辞了。”任命河南王拓跋干为车骑大将军、都督关右诸军事,司空穆亮、安南将军卢渊、平南将军薛胤三人都担任拓跋干的副手,率领各路人马共七万人,从子午谷南下。薛胤是薛辩的曾孙。

  [34]辛亥,封皇弟昭文为新安王,昭秀为临海王,昭粲为永嘉王。

  [6]雍州刺史王奂讨厌宁蛮长史刘兴祖,将刘兴祖逮捕入狱。诬陷刘兴祖造谣煽动山中蛮族,打算发动叛乱。武帝命令王奂把刘兴祖押送到建康处理,王奂却在狱中害死了刘兴祖,谎称他是上吊自杀。武帝极为愤怒,派中书舍人吕文显和直阁将军曹道刚,率领武装的禁卫军五百人前去雍州逮捕王奂。命令镇西司马曹虎从江陵出发,由陆路北上,与吕文显和曹道刚率领的军队在襄阳会师。

  侍奉武帝的病时,他每说一句话,眼泪忍不住往下流。所以,武帝认为他一定能够承担起国家大业,就对他说:“我死之后,五年之内,国家大事先全部托付给宰相,你不要过问。五年之后,你再亲自处理,不再交给别人。如果你自己执政没有干出什么成就来,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临去世之前,武帝又拉着他的手说:“如果还想念你祖父的话,你就应该好好干。”说完,就去世了。武帝的遗体刚刚放入棺内,还没有安葬,萧昭业就将武帝的所有歌舞伎都叫来,让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演奏各种音乐。

  [9]光城蛮帅征虏将军田益宗帅部落四千余户叛,降于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