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词全集,闻一多诗集

塞下曲六首(其一)

楼锁轻烟,水横斜照,遥山半隐愁碧。片帆岸远,行客路杳,簇一天寒色。楚梅映雪数枝艳,报青春消息。年华梦促,音信断、声远飞鸿南北。

  (众)天鸡怒号,东方已经白了,
  庆是希望开成五色的花。
  醒呀,神勇的大王,醒呀!
  你的鼾声真和缓得可怕。
  他们说长夜闭熄了你的灵魂,
  长夜的风霜是致命的刀。
  熟睡的神狮呀,你还不醒来?
  醒呀,我们都等候得心焦了!
  (汉)我叫五岳的山禽奏乐,
  我叫三江的鱼龙舞蹈。
  醒呀!神明的元首,醒呀!
  (满)我献给你长白驯鹿,
  我献给你黑龙的活水,
  醒呀!勇武的单于,醒呀!
  (蒙)我有大漠供你的驰,
  我有西套作你的庖厨。
  醒呀!伟大的可,醒呀!

李白

算伊别来无绪,翠消红减,双带长抛掷。但泪眼沈迷,看朱成碧。惹闲愁堆积。雨意云情,酒心花态,孤负高阳客。梦难极。和梦也、多时间隔。

  (回)我给你筑碧玉的洞宫,
  我请你在葱岭上巡狩。
  醒呀!神圣的苏丹,醒呀!
  (藏)我吩咐喇嘛日夜祷求,
  我焚起麝香来欢迎你。
  醒呀!庄严的活佛,醒呀!
  (众)让这些祷词攻破睡乡的城,
  让我们把眼泪来浇你。
  威严的大王呀,你可怜我们!
  我们的灵魂儿如此的战栗!
  醒呀!请扯破了梦魔的网罗。
  神州给虎豹豺狼糟蹋了。
  醒了罢!醒了罢!威武的神狮!
  听我们在五色旗下哀号。
  这些是历年旅外因受尽帝国主义的闲气而喊出的不
  平的呼声;本已交给留美同人所办一种鼓吹国家主义的
  杂志名叫《大江》的人。但目下正值帝国主义在沪汉演成
  这种惨剧,而《大江》出版又还有些日子,我把这些诗找一
  条捷径发表了,是希望他们可以在同胞中激起一些敌忾,
  把激昂的民气变得更加激昂。我想《大江》的编辑必能原
  谅这番若衷。
  作者
  (原载 1925 年 6 月 27 日《现代评论》第 2 卷第 29 期)

  五月天山雪, 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 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 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 直为斩楼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