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500篇

晓风
  洗脸池右角胡乱放着一小团湿头发。犯人很好抓,准是女儿做的,她刚洗了头讨厌的小孩,自己洗完了头,却把掉下来的头发放在这里不管,什么意思?难道要靠妈妈一辈子吗?我愈想愈生气,非要教训她一顿不可!
  抓着那团头发,这下子是人赃俱获,还有什么可以抵赖!我朝她的房间走去。
  忽然,我停下脚步。
  她的头发在我的手指间显得如此轻柔细软,我轻轻的搓了搓,这分明只是一个小女孩的头发啊!对于一个乖巧的肯自己洗头发的小女孩,你还能苛求她什么呢?
  而且,她柔软的头发或者是遗传自己的吧?许多次,洗头发的小姐对我说:“你的头发好软啊!”
  “噢──”“头发软的人好性情。”
  我笑笑,做为一个家庭主妇,不会有太好的性情吧?古人以三十年为一世,我现在握着女儿细细的柔发,有如握着一世以前自己的发肤。
  我走到女儿的房间,她正聚精会神看一本故事书。
  “晴晴,”我简单的对她说:“你洗完头以后有些头发没有丢掉,放在洗脸池上。”
  她放下故事书,眼中有等待挨骂的神情。
  “我已帮你丢了,但是,下一次,希望你自己丢。”
  “好的。”她很懂事地说。
  我走开,让她继续走入故事的迷径──以前,我不也是那样的吗?

何永都
  人生被一串的希望支配着,希望成全了人生。因为一个人有希望,生命就有了,活着才觉得有意义,才感到有趣味;希望如一颗太阳,有了它就有了光,有了光就有了热,有了热才能发出活泼的生机;希望又如一泓溪水,流到了河,流到了江,流到了汪洋大海,将生命的一切发挥到了极致。一个忠实于希望的追求者,不知道什么是老之将至。
  希望决不是一个吝啬的给予者,但也不是一个慷慨的孟尝君。你流汗就有流汗的代价,流血就有流血的收获,只是你的眼睛有时看得太近了,才一迈步,便妄想得到希望的光芒。试问:没有黑暗怎会有光明;没有恒心,怎会有成功的一天?
  由希望到达最终的目的,这期间有着相当的距离,希望的目标愈大,所走的路愈曲折,所遭遇的困难也愈多;因此更须要坚强的意志,耐心的努力,迈着英雄的步子,向着希望的前途,不停歇的走去,这样终有一日会尝到希望的东西。

纪伯伦当我的忧愁降生时当我的忧愁降生时,我细心地照看它,爱惜地守护它。
  和一切生命一样,我的忧愁也成长起来,变为强壮、美丽,而又满怀着奇趣。
  我和忧愁相爱着,我们也爱着周围的世界,因为我的忧愁有颗善良的心,我的心也因为忧愁而善良。
  我和忧愁交谈时,我们的白昼便飞扬起来,我们的黑夜便缀饰起梦幻,因为我的忧愁有高妙的谈吐,我的谈吐也因为忧愁而高妙。
  我和忧愁歌唱时,我们的邻里便端坐在窗前聆听,因为我们的歌如大海一般深邃,我们的乐调蕴涵着奇妙的回忆。
  我和忧愁信步时,人们以和悦的目光注视,以动人的低语称道,自然也有人眼露出妒意,因为我的忧愁高洁超逸,我为我的忧愁自豪。
  可我的忧愁死了,就像一切生命会死去一样。留下孤独的我冥思苦想。
银河在线注册,  现在当我说话,却只有笨重的言词坠落耳旁;当我歌唱,却不再有邻人前来聆听;当我漫步街头,也不再有路人注目一顾。
  只是在睡眠中,我听到这怜悯的声音:“看哪,这里躺着的人,他的忧愁已经死去!”贤明的国王先前,遥远的维拉尼在一个强悍又贤明的国王统治下。这个国王以强悍令人慑服,以贤明受人拥戴。
  城中央有口井,井水清凉透澈,全城的居民,包括国王和大臣们,都以这口井水为饮,因为城里再没有别的水井。
  忽有一夜,在全城都已入睡之后,一女巫来到城中,在井里滴入七滴药液,并宣称:“此后再饮井水者必定变为疯子。”
  次日晨,全城的居民——除了国王和侍从长——都饮了井水,并果然和女巫所言变为疯子。
  当日,巷里市间的人们都在交头而语:“国王疯了。我们的国王和侍从长失去理智了!我们决不能受疯子国王统治。
  我们必须罢黜他!”入夜后,国王令人取来满满一金杯井水,并大饮一口,又让侍从长饮尽剩下的半杯。
  翌日,遥远的维拉尼城一片狂欢。人们庆祝国王和侍从长恢复了理智。
  两个学者在阿富卡古城曾经住着两个学者。他们互相憎恨并贬低对方的学识。因为他们俩一个否认神的存在,另一个则是信神的教徒。
  一天,两人在市场相遇。他们各由自己的信徒簇拥着,开始辩论是否有神。他们争论了数小时之后才分手。
  当晚,那个无神论者来到神殿,匍伏在圣坛之前,祈求神明宽恕他放荡的过去。
  就在同一时刻,另一个学者——那个信神的教徒,焚毁了他的圣书。因为他已变成无神论者。
  一棵草的话一棵草对一片秋叶说:“你掉下来时声音那么大,把我的冬梦全都给打破了。
  “叶子气愤地说:“出身低贱、老是趴在地上的家伙!不懂音乐的怪物!你没有在高空中待过,怎能分辨什么是歌声。”
  然后秋叶躺在地上睡觉了。春天来临,她又苏醒过来,而她自己也变成了一棵草。
  到了秋天,她开始冬眠。落叶在她头上满天飞舞。她自言自语道:“哎,这些秋叶子,这么闹哄哄的,把我的冬梦全都给打破了。”

相关文章